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有些人胆子为什么那么大,你们见过最大胆的人大胆到什么程度?

知识问答 admin 2℃ 0评论

关于问题有些人胆子为什么那么大,你们见过最大胆的人大胆到什么程度?一共有5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杨佳七讲故事】的最佳回答:

我曾经在一个几乎已经荒废的露天商场里当过一段时间夜班保安。

从商场地面上,沿着已经停用甚至生锈的电梯往下走,能走到最底层,也就是负三层。

因为是露天的缘故,负三层里长年累月遭受雨水侵蚀,也没人打理,再加上负三层里的温度很低,太阳毕竟很难照射进去,若是有人大夏天的中午跑到最底层,都会踩着厚厚的冰层,背后冷嗖嗖的。

不仅冷,而且还特别黑,光线很不好。

这个商场建设在城墙内,当时城墙周围也算是城市里挺繁华的一片地方,可是当商场建设起来,开发商前脚还筹划着商场未来的发展,后脚就因城市规划的缘故,几乎城墙外原本的居民,都搬迁到城市最西边去了。

以至于城墙周围没过多久,就剩下了一些维修家电的铺子,等楼房拆迁后,扩宽了道路,商场内,也变得无人问津起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下,总之,不仅开发商赔了,那些急头白脸买门面房的业主们也赔了,既卖不出去,更租不出去。

几年前,商场的地面上,还有一家淘气堡(类似儿童玩乐的地方),一家照相馆以及一家KTV,等我去当保安的时候,只剩下那家KTV了。

开发商或许对商场也放弃了希望,物业更是上班如逛街,整天没事干,整个商场内,电还好说,但是经常性停水,一旦停水的话,物业维修工也找不到毛病,开发商派人过来维修的话,也得等个十天半个月,所以,能搬走的商铺,都早就搬走了。

当然,最忙的还是保安,毕竟,商场有两个进出口,皆是开放状态,没有门。

而以前施工的材料都扔在商场里头,最主要的是,那一捆捆特别显眼以及不显眼的电缆。

保安的用途就是在这里。

当时我值夜班,12个小时,一个月2000块钱。

班长是个比我大近十岁的人,背上胳膊上皆纹着身,面相看起来很凶狠,开着一辆N手的QQ小轿车,张口闭口都是吹嘘自己有多么厉害,自己的亲戚在某个地方混的很牛。

总之,他白天也有一份职业,就是揽一点活,专门给村里的人们盖农房。

此人有个毛病,尤其当时是夏天,好喝酒,好撸串。

大概是赚了点钱,一到夜班,安排好工作后,留下几个人就带着其他保安陪他去串店里撸串喝酒,当然,都是他请的。

用他的话来说:“我这当保安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我吃喝的,主要是开心!”

他当时女儿都已经七岁了,家里还有老婆。

很少管我们,只要把门看好,巡逻好,不丢东西就行了,但有时候偶尔犯点错,他也会皱着眉头对着别人一顿臭骂。

我们是晚上八点接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下班,一般在前半夜,进出的车辆以及人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前往那家还在营业的KTV去唱歌。

于是,前半夜总能听到KTV里头的声音,隔音不算太好,还有一些醉鬼从里面出来,叫唤的声音,偶尔也会有争执声。

不过要是商场没有水的话,我们就会跑到KTV里头打水,也不知道人家的水管是从哪里接的,总之,人家虽租的是商场内的门面房,可用的水却是另外走的管道。

我们一直认为,班长看上去凶狠实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一不开心,就会拿我们出出气,可毕竟人家权利在手啊,大小也是个领导。

至于纹身嘛,仅仅是装饰品罢了,有时候听他吹吹牛,也挺好,他不止一次喝点酒,就讲着自己有多么厉害,把和别人打架多么英勇的事情搬了出来。。

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以此来提高自己的威望。

他说他当过武警,反正我是不信。

巡逻的时候,一般我们是很少下到最底层的,尤其是夜班,白天下到底下都觉得瘆得慌,更别提晚上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最底下那层,还有死去的流浪狗和不知从哪跑下去的家养鸡,当然,也不是活着的。

试想一下,大夏天的晚上,下到商场负三层,没有任何灯光,脚下是随处可见的冰面,不知从哪里刮过来的风,除了无比冷冽之外,还有风刮起东西造成的响声,在安静的负三层里,是多么可怕。

两旁是废弃的门面房,空荡荡的,有的门面房连门都没有,用手电照射进去,仿佛有种力量吞噬着黑暗一样。

心理作用加上环境使然,脑袋有病才下到负三层去。

电缆放置的位置是在地面上,有两处,负一层有一处。

相比较负三层来讲,负一层在深夜里还算可以,一是地面的路灯灯光,能照射下去,二是放电缆的地方并不是在最深处,而是沿着生锈的电梯走下去,拐个弯就能看到。

于是,我们巡逻的时候几乎也不用下到负一层,站在地面上,找个角度,拿手电晃一下就行。

整个巡逻时间,也不过最多十分钟搞定,只要电缆不丢,夜班保安的工作就做好了。

我记得那天天气不错,凌晨三点出去巡逻的时候,看到三个人拿着手电鬼鬼祟祟地呆在地面上的一个电缆搁置处,不知道在干什么?

但我很快反应过来,小偷。

毕竟这是我当保安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再加上我孤身一人,心里实在是没胆,赶紧跑回去吆喝班长。

他正睡得香甜,呼噜声打得贼亮,被我吆喝起来后明显不快,一听有小偷在偷电缆,拿起铁锹把子就朝着电缆的方向而去。

我和其他三个保安跟在身后。

有班长壮胆,再加上一行五人,我瞬间有种气势汹汹的感觉。

可人家小偷大老远看我们走过来,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意思。

手中明晃晃地砍刀往出一亮,直接对班长来了一句:“割点电缆吃点饭,可以不?”

“可以可以!”

班长的态度霎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二话不说,领着我们就朝着我们休息的地方,回去了。

我表示出疑问,就算他们有三把砍刀,可我们人多啊,退一步讲,就算不敢上,赶不走他们,我可以报警啊。

“那三人一看就是料子(吸毒)鬼,亡命之徒啊,万一跟你拼命咋办,再说了,今天报警把他们抓进去,万一还有其他同伙呢,找过来跟你报仇咋办?”

我点了点头。

班长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就这破工作,丢就丢了,自己的命,可是不能没了啊,早点睡吧,就当啥都没发生过。”

班长退缩了,好在那三个家伙也没有割多少电缆,如果不拿尺子具体去展开量的话,估计也看不出来,不过,往后几天,这三个小偷再也没有出现过。

班长有时候还是会吆五喝六,不过经过那件事后,人们都觉得他是个欺软怕硬的人罢了。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

KTV里,有个年轻小伙子,喝点酒,长了能耐,非要去骚扰人家对面包厢里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姑娘。

姑娘一看那是个醉鬼,加上时间可能到了,拒绝他后,就跟着同行的女性朋友离开了。

可到了门口,这个小伙子还不放过人家,甚至辱骂人家,意思是装清高,骂得很是难听。

小姑娘外貌很优秀,脾气也很火爆,出来唱个歌,愉悦一下身心,咋就遇到这种无赖,喝点酒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了,必不可能惯着他。

二人吵起了架来,姑娘的朋友也帮着忙。

最后,升级到了武力。

小伙子付出了代价,姑娘的男朋友正好在附近,乌泱泱来了一群人,小伙子还不服软,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就这还嘴硬,不服输,姑娘的男朋友以及她男朋友带过来的人,也不知什么货色,直接就将这个小伙子抬起来,抬到一个地方,直接将人给扔下了负三层里。

然后,溜之大吉。

这事其实除了KTV的保安大爷外,没人知道,毕竟已经很晚了,估计里头唱歌的都没几个人。

自始至终,也没见那个可怜的小伙子朋友的出现。

保安大爷可能受到了威胁,没敢报警,只是我们班长半夜睡不着,领着我瞎逛的时候,走到KTV附近,那个保安大爷神秘兮兮地将我和班长吆喝过去,说是有人喝了酒,从地面跳了下去。

人命关天啊,二人拿着手电就朝着负三层下去,一路上班长骂骂咧咧,后悔下来,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实在太冷了,我跟在班长身后,也没有感觉到害怕。

只是在保安大爷提供的地点,见到了令我恐惧的场景。

手电筒照过去,坚硬的冰面上,趴着一个人,头侧着,一动不动,冰面上有鲜血。

鼓起勇气,随班长走近,用手电筒仔细一瞧,脑袋都陷进去了半个,惨不忍睹,看来从上面倒栽下来的。

我全身冰冷,不是环境缘故,是害怕的,腿都跟着发抖了起来。

反而班长蹲下身子,边用手电来回晃着那具尸体,边感叹了一句:

“这是喝了多少酒,死不瞑目啊!”

我壮胆一瞧,手电筒下,人家眼睛都是瞪着的,瞪得老大,吓得我差点坐在地上。

班长看了眼我,让我上去赶紧报警,毕竟在地面,没有信号,顺便让我将其他睡觉的保安吆喝起来。

毕竟,出现了人命关天的事,物业的领导肯定过来。

我是巴不得直接飞出去,可看班长并没有任何跟我上去的意思,我只得拿着手机,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慢慢地朝着地面走去。

一路上,脑海中都是那人的惨状,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脚碰到点垃圾,都会莫名紧张。

真的可怕啊。

报警,吆喝人,一气呵成,再次下到底下,已经有好几个保安陪着,我还顺手拿了一件大衣。

下去后,班长竟然一声不吭抽着烟,在原地站着没有离开。

看到我们后,接过我手里的大衣,说道:“都下来干啥,上去好好待着,一会儿等警察过来,将他们领下来。”

我也想走,谁知班长跟我说:“你留下,陪着我!”

我欲哭无泪啊!

我看到尸体的眼睛已经闭上了,疑惑之余,班长说:“他瞪着个眼睛,不舒服,就给他合上了!”

我瞧瞧竖起了大拇指,暗道,厉害啊。

直到警察过来,我和班长才上去。

这家伙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人之一,我上去报警,加叫人,可能也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二十分钟内,他独自一人拿着手电筒,在黑漆漆又冷嗖嗖的负三层,和尸体独自呆在一起,还好心的帮人家闭上了眼睛……

要是换做我,万万是做不到的,而且之后,我在和他等警察的那段时间,我几乎都躲到了他的背后,感觉四面八方的冷风都不怀好意。

直到上去腿还是抖的。

反正,我是在假装胆子大,而班长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看物业领导没过来,找地方睡觉去了。

心大啊。

案子很快就破了,毕竟,有监控啊。

反正在这之后,一上夜班,心里就膈应,没过多久,便辞职不干了。

班长还在,大大咧咧,喝酒撸串,遇到不快事依旧皱着眉头呵斥,只不过在他的口中,又多了一道吹牛的资本。

我曾无意中联系到那个商场的保安,跟我说,班长和新人吹嘘,他陪着一具头都烂了的尸体,在负三层待了一晚上……

除了胆子大外,我还佩服他一点的是,这人很会做事,看似粗鲁,但不莽撞。

有些人为什么胆子那么大,可能经历过一些事吧,也可能从小到大受家庭影响,也可能天生就是如此。

具体怎么样,不得而知,反正对于我来说,我尽管在荒郊野外干工地干了很长时间,胆子还是小。

【2】、来自网友【梦语醉轻风】的最佳回答:

王洪文,“文化大革命”特殊的气候下,产生的“最大胆”人物!胆大到了助推全国的大动乱,造成了大浩劫!

王洪文,1935年生于吉林省长春郊区贫苦农家,种过地、当过兵,转业后,成为国棉上海十七厂保卫科干事。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1966年11月6日,才31岁的王洪文这个小小的保卫科干事,纠集30多个“哥们”密秘商议,决定成立全上海市的工人组织,定名为“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简称为“工总司”,成为全国最早最大的“造反组织”,王洪文亲任总司令,成为号令百万之众的造反头领。

“工总司”刚挂牌,于11月9日,王洪文策划制造了轰动全国的“安亭事件”。在上海近郊安亭火车站,组织数万“造反队员”卧轨拦截上海开往北京的特快列车,又调集数万人前来声援闹事、扩大事态,致使全线交通中断30多个小时,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

1966年12月30日,王洪文在上海又制造了10万多人参加的、全国最大规模的武斗流血事件——“康平路事件”。王洪文以“总司令”身份,亲自指挥,调动数百辆汽车运送“兵员”,成为全国大规模武斗的开端。

1967年1月,在张春桥、姚文元支持下,王洪文夺取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党、政、财、文大权,胆大包天地擅自改变国家体制,成立了“上海公社”(后改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掀起了“一月风暴”,从此,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夺权高潮,“文化大革命”进入了“全面夺权”阶段。

王洪文,这个才31岁的年轻人,胆大妄为,成为“四人帮”的重要成员,助推了内乱和动乱。给国家造成了严重的灾难,给人民造成了无限的痛苦!

【3】、来自网友【00麻酱00】的最佳回答:

县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一个60多岁的老头。听说已经干了很多年了。

他从前正式工作是给医院换氧气瓶,后来医院改管道氧气了,就负责管绿化带的卫生。兼职工作就是管理医院太平间,一般就是有无名氏、外地人和交通事故这种横死的,在家属或者警察来之前放一放。他还兼职给在医院过世的人穿寿衣。那些死像难看的,他会简单地整容化妆,家属需要也可以给死者穿寿衣,甚至可以打防腐剂。当然,这一切都是收费的,价钱还不低。

我家亲戚在医院过世,其他家属推荐他,然后请他帮忙穿的寿衣,19年,收了辛苦费1200块。衣服在他家店里买的。他家有配套的殡葬用品店,他会帮忙配。

听其他病人家属说,有些意外事故死亡的,真的很恐怖。 有缺胳膊断腿的,有脑袋破了流脑浆的,有掉到石灰池里皮肤都烧没的,甚至有一次车祸,头和身体分离的,他都会给整容化妆。

我觉得他比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胆子大,因为殡仪馆都是几个人一起,他都是一个人干活。有些意外事故的外地人,等家属的时候,会放在太平间一两天,他都是晚上一个人在那里值夜的。

【4】、来自网友【用户尹海涛】的最佳回答:

有些人胆子为什么那么大,你们见过最大胆的人大胆到什么程度?

天下“胆大”者,“色胆包天”和“狗胆包天”也!

那一日,潘总来到女朋友家里。女朋友老公外出未归,他便与女朋友发生了“苟且”之事。潘总昨晚打牌通宵加之刚刚“兴奋”已疲惫不堪!便在女友家中肆无忌惮蒙头大睡。

不久后,潘总被女友急急推醒,原来她老公快回家了。潘总却仍然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

一会儿,女朋友老公回到家里,他见潘总在他家甚是怒发冲冠!他很早以前隐隐约约听说他妻子与潘总关系并非寻常!他并质问道:“你怎么在我家里”?潘总却说:“你屋里不是来人的”?女朋友老公被气得七窍流血!

潘总在当地有“恶地主”之绰号,他五大三粗力大无穷!很多人都畏惧他!女朋友老公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不想将此事闹大,便与潘总“谈判”。

女朋友老公请求潘总今后不要来他家!潘总横蛮无理道:“那要看我的心情”便扬长而去!

女朋友老公深知自己方方面面无法与潘总匹敌,加之自己爱“面子”,他无奈选择了离婚。

【5】、来自网友【大神来袭】的最佳回答:

前两年,我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的胆子大到连男人都自愧不如,后来通过了解才知道,她为了老公和孩子,付出了所有,练就了一身胆量,堪称现代“花木兰”。

女人叫小惠,我们相识在一座写字楼。当时我和朋友接了一个大业务,给一家新搬迁的公司安装空调,在写字楼的28层。

当时所有的空调包装都已经拆开,各种工具和材料也准备妥当,只等着穿管子了。但是窗外却有几个人在擦玻璃,左等右等朋友有点不耐烦,打开窗户催促对方快点。

这可是28楼,擦窗户的几个人就用简单的绳子在外面吊着,这样催促别人我有点看不过去,赶忙把他拉回来,然后对着窗外说:“不好意思,别急,你们做你们的,注意安全。”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不敢看窗户下面,虽然我也是安空调的,但我只是给朋友帮忙,三楼以上的高度我就不敢上外面去了,我只负责递工具给朋友,另外没有地方固定安全绳的时候,我充当人形柱子,把安全绳的另一头捆在我身上。

“没事,再等几分钟就完事了,不好意思,耽误两位师傅干活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我有点不敢相信,什么女人胆子这么大,在28楼外面吊着擦玻璃?我又探头向窗外看,只见三个人穿着都差不多,连衣帽、头巾把几个人裹得很严实,分不清男女。

朋友对着我调侃道,你看,女人都敢在这么高的楼层作业,你还不如她,要是你能高空作业,我们的工作效率就会翻倍,收入也会翻倍。

我只能再次重复,我恐高,做不来这个活,只能给你打打下手出点力,保证你的安全就行了。

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几个人从外面进来了,其中一个小个子边走边摘掉自己的帽子和头巾,原来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很黑,很瘦。刚才说话的应该就是她。

她来到我们旁边,客气地打了声招呼,然后指着地上的空调外包装问我们,这些纸壳子可不可以卖给她。

因为她不恐高,胆子比我大,我有点佩服她,所以产生了些许好感,再说,这些纸壳子客户还让我们带走扔楼下垃圾桶呢,虽然也可以卖废品,但是天气太热,为了这点纸盒子不值得。

所以我自作主张地说,不卖,如果想要,你自己搬到楼下去吧,这个不要你的钱。

女人一边点头说谢谢,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纸壳子,我和朋友也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好不容易安装完一台,朋友就火急火燎地进来休息,一边解着自己的安全绳一边吐槽,太热了,屁股都快烤熟了。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又来到了我们面前,递给我们两瓶“大水”。

朋友不管三七二十一,接过来就猛灌两口,喝完还不忘记说一句,真爽。

随后,我问女人,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上来了?是事情没做完还是怎么了?水多少钱,我转给你。

女人摇摇头,接着说道,一看两位大哥就很面善,刚才那纸盒子卖了接近二十块钱,所以特意买两瓶水来感谢大哥的。

大哥?女人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我们有这么老吗?

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这么热的天,一个女人跑上跑下的,帮我们处理了现场杂乱的纸盒子,又买水送来。

所以,我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问她,你一个女人怎么做起高空擦玻璃的活来了,她却笑笑没有回答。接着和我们聊起空调安装的收入来了。

她突然问我们,需不需要人干活,她不怕高,而且有力气。说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和朋友对视了一眼,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发言权,只能看朋友的意思了,但是我知道,基本上没可能的。因为女人做不了我们这一行。

朋友咳嗽了一声,然后说,这行很危险,再说,这可不比在外面擦玻璃,这个还需要力气和技术。

女人仍然不放弃,软磨硬泡要来了朋友的电话号码和微信,说下次业务多的时候可以让她试试,如果实在不行,也不勉强了。

朋友为了彻底断了她的这个想法,直接说,别下次了,如果你没其他的事,明天早上还是来这里吧。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只教了她两次,她就敢外出干活了,虽然速度比较慢,但肯定比我强,我再一次觉得,自己还没有一个女人胆大。

通过几天的相处,我们比较熟悉了,我甚至当面提出来,让小惠顶替我,我实在是不适合干这个活,还不如找个工厂去上班。

小惠不了解我和朋友的交情,以为是她抢了我的饭碗。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并且说,自己可以立刻离开。见到她这样说,我和朋友相视一笑,朋友说,他早就想走的,正好你来了。

随后,我们问小惠为什么要干这些男人都不愿意干的活,她的回答很简单,工资高,时间自由,随后闭口不谈其他的事情。

而我总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一次我们几个人正在吃午饭,小惠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脸色一变,没跟我们打招呼就急匆匆地向外面跑。我感觉不对劲,和朋友追了出去。

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吃完饭还要干活呢?她只是疯了一样向前跑,边跑边说,“车,车呢?我要坐车。”

我和朋友赶忙开着面包车追上了她,让她上来。她紧张地说:“快,快,去医院。”

来到医院才知道,她女儿割腕自杀了,还好,被邻居及时发现送来了医院,总算没有生命危险了。

小惠的情绪安稳下来后,在医院的走廊长椅上向我们讲出了她的家事。

原来,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是一个超市的收银员,丈夫是一个卡车司机,生活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女儿16岁,成绩非常好,很有希望考入名牌大学。

但是一场车祸彻底地毁掉了这个家庭,丈夫双腿截瘫,女儿成绩一落千丈。亲戚朋友也慢慢地疏远了他们一家。

面对高昂的医疗护理费和前来要账的亲戚朋友,她曾经也自暴自弃过,甚至想到了自尽。但是看到躺在床上痛苦不堪只剩半截的丈夫,还有自己可爱的女儿,她犹豫了,她觉得,做人不能逃避责任,自己死了一了百了,可是丈夫和女儿怎么办?

她重新拾起信心,自己给自己打气。为了照顾丈夫,她只能做那些时间自由的临时工,但是适合女人做的工种薪水太低了,对于现在的家庭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后来,她发现清洗油烟机薪水可以,在做清洗油烟机的时候又接触到了“蜘蛛人”这个行业。

第一次高空擦玻璃的时候,她紧张得双手抓住绳子什么都做不了,老板让她收拾东西滚蛋。她求着老板再给她一次机会。

第二次,她同样克服不了恐高,但是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你还有女儿,你还有丈夫,他们都在家等着你。你如果这个做不来,还不如死了算了……就这样,慢慢地,她开始适应了。

她早上清洗油烟机,弄得一身油污,回家给孩子做饭,给丈夫翻身擦洗。有时候自己午饭还没来得及吃,电话就来了,让她去擦玻璃,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重复着。

但是,她16岁的女儿因为父亲的车祸受到了影响,成绩掉下来了不说,还跟社会上的人混到了一起,最后导致未婚先孕。

打掉腹中的孩子后,由于没人给她做心理辅导,也没人安慰她,女儿的性格越来越古怪,时常和她妈妈对着干,甚至骂她妈妈是“扫把星”,而小惠早已经是身心疲惫,她没有别的办法教孩子,除了打还是打。

后来,女儿开始抑郁了,这也是给割腕自杀埋下了祸根。

说到这里,小惠已经是泣不成声,她觉得自己的命好苦,自己活得太累,38岁的她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

一个弱女子,挑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负重前行着。小惠的姐妹们当初也劝过她,让她离婚改嫁,但是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来,还把劝她的姐妹给骂走了。

了解到小惠的家事以后,我跟朋友商量了一下,两人凑了两千块钱给她,并且骗她,说这是奖金,客户觉得活干得快,干得好,特意给的,我们大家都有。如果不这么说,我知道,这个钱她是不会收下的。

后来,我们只要是接到公司的大业务了,都会打电话让她来干活,当天的工资当天给她,绝不会留到第二天。第二天随便她来不来都行,并且不再让她外出高空作业,她负责打下手还有清理现场的垃圾,纸盒子全部给了她。

这也是我见过的,胆子最大的女人。大到让男人自愧不如,大到让人心酸,大到让人敬佩。为什么胆子会这么大,难道你没有害怕过吗,没有胆小过吗?用小惠的话来说,那就是:我有资格胆小吗,我有能力胆小吗,我也是个女人,我也需要依靠在宽大有安全感的怀抱里。这些,我曾经都拥有过,现在我需要大胆起来,成为他们的依靠。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有些人胆子为什么那么大,你们见过最大胆的人大胆到什么程度?】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有些人胆子为什么那么大,你们见过最大胆的人大胆到什么程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