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现在一个女生能主动到什么地步?

知识问答 admin 282℃ 0评论

关于问题现在一个女生能主动到什么地步?一共有4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名字太长我不记得】的最佳回答:

和媳妇结婚后我们有两年多分居两地,孩子和媳妇待在老家上班,我一个人在城市上班,两年后按揭了一套房子,媳妇才带着孩子和我团聚,这是后话。我一个人在城市的角落里待了两年,上班和住的地方几公里,每天骑单车。有一回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从巷子出来就和我一路,跟在后面一段后,赶上来敲了一下铃铛和我搭讪,我笑着回应了一声铃铛。姑娘很美,眉眼含笑,顾盼含情,皮肤白皙,谈吐优雅,有一种天生自带的脱俗气质。她主动做了自我介绍,比我小几岁,父母去世早,是哥哥带着她长大的。住在自己哥哥嫂嫂家里,中专毕业在隔壁美的工厂生产线上班。我是搞冲压工艺的,刚上班头两年就能在薪水方面领先生产线上的员工一大截,当然也有我吹嘘的成分她不懂这些,只是对我们这一行的薪水很服气。分别的时候跟我要电话号码,我心知不妥只把QQ号留下了,那时候还没有微信。

后来就经常跟我在线聊天,有时她会借口单车坏了跟我一起上下班。坐在后座上外人看来会误以为我们是情侣。有一次出去吃饭,地方就在出门路口不远,刚好在饭店撞见她,那家排挡原来是她哥哥的,她休息的时候就帮帮忙。那段时间我明显能感觉到她对我是有那种感觉的,我不是傻子更不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没有明确拒绝,但是也仅限于朋友情义,接触也仅限于上下班路上,她若来我租住的房子,我就发个短信请个同事或者同学过来,绝不长时间独处,我了解我自己:我对漂亮姑娘没什么抵抗力。心知一旦我接受她的那种情义,那就害了她更会害了我自己和我的家人。我跟她之前就明确说过我都有孩子了。我属于早婚,媳妇是我中学老师的姑娘,老师一直记得我,媒人一介绍就同意了,并不计较我一无家世二无钱财,刚毕业就结了婚。所以一般人想不到,读过几年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小伙,会这么早结婚生子。

这一切她都知道,可是她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示,依然喜欢找尽一切机会和我独处。给我带水果什么的,还要给我洗衣服,我只能无奈的拒绝。她说她很早就注意到我了,在我去她哥哥的排挡吃饭的时候,她观察了很久,确定我没有女朋友。我住的地方在城中村二楼,窗户下面就是路,她无数次在路边默默等我出来,可我就是从来没注意过她。那次上班路上的敲铃铛搭讪,也是她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做出的举动。她说不图我什么,只要能在一起她就很满足了。我知道,如果这样下去,事情就不可控制,后果不可收拾,她这么主动,我不可能坚持很久。连我朋友都取笑我:圣僧,你干脆就从了女王陛下吧!

我去找了她哥哥,跟他说了这件事,她哥哥那一刻才明白,给她介绍对象她都不去,原来有了意中人,只是这个意中人很不合适!哥嫂就各种劝她,不让她自己一个人找我。

后来我因为工作调动,去了城南的分公司,距离好几十公里,就不再住这里了,走之前公司正好大规模招聘,我一个朋友直接管理这件事,就和人打了招呼,把她招进公司质量部门,很适合她,专业也算对口,比在生产线有前途多了,社交圈子也更大、更广,我们工作上没有任何交集。后来她和公司总成部一个很优秀的小伙子谈了恋爱。没过两年就结婚了。

她订婚前在QQ上给我留了言,感谢我在她那段寂寞的青春中陪她走过的美丽误会,算是给那段岁月正式画了句号。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手买了一对精美的宜兴紫砂杯送过去,祝这对新人这辈子幸福一直幸福下去吧。

【2】、来自网友【青花瓷老五】的最佳回答:

主动的女生没见过,主动的老太太真实见过一位!

我大师哥,七十岁,帅老头一个。本身多才多艺,魅力四射,一辈子桃花运爆棚!

去年我有个平房出租给了一位大姐,大姐单身,六十岁。本性活泼,小女人气十足。

大姐住进去以后,说电线老旧,要求我换一下(其实是两年前换的)。我便买了新线,请大师哥帮忙去换(大师哥会电工)。

租房大姐一见大师哥,突然满面含羞,话也说不利索,看得出是又紧张又兴奋,估计肯定心跳加速了。

然后干活的时候,大姐像小鸟一样围着大师哥叽叽喳喳地来回转。一会儿扶板凳一会儿递东西,一边还说东道西,弄得我无所事事,显得特多余。

后来不知怎么聊到了乐器,大师哥十几岁参加宣传队,吹拉弹唱,鼓捣乐器,样样精通。

大姐便像一个小女生那样,手托香腮,颇仰慕地看着大师哥忙碌的背影,甜甜地说了一句,“那你教我吹葫芦丝可以吗?我一直喜欢那个!”

我的天,这么甜脆的口吻在一个六十岁女人的嘴里飘出来,着实有些诡异。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说,这样炎炎夏日是不是把人热糊涂了?

大师哥忙完以后,大姐请他坐下来休息。一边递给他刚投的凉手巾擦汗,一边开冰箱取水。但是大概觉得不够高级,又颠颠地跑出去买。

几分钟以后大姐跑回来,居然只给大师哥一个人买了一大瓶橙汁,打开瓶盖双手递过去。

然后像突然发现我似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过来,弄得大家都很尴尬!

俩人又唠了一阵儿,大姐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瞅着大师哥。对于大师哥叮嘱的用电常识,频频含笑点头,但是好像根本没听进去。

因为我们忙完回家,刚进屋还不到十分钟,大姐又打来电话。“不行啊,妹子,那个插座有电,我不敢碰,刷刷的发麻。”

“你手湿吧?那个都是新的,咱们也检查好了,应该没事啊!”

“不行啊,妹子,你和大哥你俩再来一趟吧!我这一个人,也没个老爷们,出点事可咋整……”

我于是给大师哥打电话,我俩又去了一趟。大师哥反复检查了几遍,甚至用胶带把插座的背面和侧面都给粘上了。

大姐又像个小女孩那样,特痴迷地看着大师哥的一举一动。“大哥你心眼可真好使,不如你留下来吃饭吧,我可会做菜呢,还能喝点酒,啤酒白酒都行,真的!”

大师哥赶紧说,“不中,你这妹子有事,等啥时有机会的再说!”

“妹子有事就先忙去吧,要不我也不好意思老折腾她。不如咱俩加个微信,再有事我直接找你行不,你不烦我吧!”

“你有事找她是应该的,谁让她是房东呢!”大师哥急忙打岔,我便凑趣地说,“反正你找我我就找他,不然我也不会干这些活儿!”

大姐又让了几句,看实在留不住人,就送我们出来了。临走临走还拽了一下大师哥的衣服,悄悄说,“有空来啊!”

大师哥后来说,“这老太太也忒猛了,这家伙见一面就敢加微信,这要真加了微信不能真要我教葫芦丝吧!”我心里说,看这架势可真没准儿!

几天以后,大姐又打来电话跟我说,“妹子啊,我听着电线响,咯噔咯噔的。”

啊?我不禁紧张起来。电线响?那是虚接了?要打火可就糟了……我越想越怕,赶紧告诉大师哥。大师哥说不可能,换的都是新线,插座也都是新的,他都检查好几遍了……

我便告诉大姐说,“你再品品,看看是什么情况下响,然后我们去。”

大姐一听,几乎要哭了,“我都听两天了,才给你打电话。真的,一会儿咯噔咯噔响一阵儿,一会儿咯噔咯噔响一阵儿,我真害怕!”

我就只好临时找了个电工去看,大姐一见面就问,“那大哥没来啊?”我故意说,“他带外孙子呢,这几天没空儿!”

大姐颇失落的样子,然后跟电工也说不明白啥情况,电工又检查了两遍,确定没事儿,我们便走了。

又过了几天,早晨,还没到六点钟,我正做饭的时候。微信语音响起来,还是这位大姐,带着哭腔说,“妹子,真不行了,电线还是响啊。我真怕出事儿啊,你说烧着我倒没啥,关键你房子要着了可咋整……”

于是我和大师哥又去了一趟,大姐这回挺高兴,又像小鸟一样围着大师哥,叽叽喳喳地说这说那。然后还拿出了新买的葫芦丝,求着大师哥教她,大师哥问她电线响的事儿,她又说不明白了。

后来就干脆说不响了,等啥时候响啥时候再说。大师哥无奈,只得简单讲了几句葫芦丝的使用,又给她吹了两首歌。

大姐颇感动,竟泪眼婆娑地表示起来,“真好听,太好听了,你说那唐僧咋那么傻呢?那女儿国国王多好,他咋就看不上呢?唉,也不怪当和尚,还不如让妖精吃了得了!”

——大师哥当时应大姐要求吹了一首《女儿情》和《月光下的凤尾竹》,大姐便如此感慨。后来,大姐依然恋恋不舍地看着我们走了。

但接下来没过两天,她又打来电话说,“妹子,电线又响了。”当时我正在大师哥家吃饭,便打开免提让他听。

大师哥接过电话问了一句,“你品没品?是啥情况下响?是用电时候响吗?”

大姐赶紧换了一种口吻,就特嗲特柔特娇滴滴地说,“我品了,我品了两天。它是赶上人们做饭时候响,比如上午十点多,下午四点多。我不用,我啥也不点,它就响,就咯噔咯噔的响三四分钟,停一下,然后再响三四分钟。要不你来听听吧,就下午四点多钟来,来听听,行不……”

大师哥也懵了,他是正儿八经做过电工的人,但从来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于是下午四点多我们又去了一趟。

这一次,大姐做了十足准备。她穿了一件新鲜的花裙子,等在大门口,看我们一下车,急忙上前给大师哥开门。然后笑盈盈地跟在大师哥后头,特轻特小心地迈着步子,其恭敬之态颇有些日本女人的作风!

我们进屋一看,酒菜已经摆在桌上了。我略略看了一下,大菜小菜,荤菜素菜,凉菜热菜,加上汤,一共有九个。

大姐请我们先吃饭再干活,大师哥则坚持先干活。可是我们顺着大姐的指点,听了半天,也没听到电线哪里响。

最后给大姐急得没办法,就说,“你一来它又不响了,这玩意儿它好像也有灵性!”

我们无奈,就推辞着不肯吃饭。谁知大姐急了,竟紧紧拽住大师哥的胳膊不放。眼里还好像闪着泪花的样子,“哎呀,你就留下来吃口饭,喝口酒能咋地。咱都这大岁数了,你还就非得卷我面子,就看不起我呗!”

大师哥走不掉,又不好翻脸,我又不能单独离开。所以挣扎了半天,只好留下来喝酒。

没想到这位大姐喝上酒还挺豪爽,五十二度的白酒,两口一个竟干了两杯,给大师急得脸通红,生怕喝出事来。

大姐就着酒劲打开了话匣子,诉说起自己的恋爱史和婚姻史。一边说一边喝一边给大师哥夹菜,给大师哥的碗里堆成了山。然后自己也不吃,把我也晾在一边,视我为不存在一样……

最后就干脆单刀直入的要跟大师哥好,“我就看上你了,想跟你处铁子,你乐意不乐意?乐意就说乐意,不乐意就说不乐意,我保证以后不打扰你!”

大师哥踌躇了半天,憋出一句话,“真不中,我岁数大了,不想分心,就想跟我老伴好好过日子。”

大姐一听,立马忍不住哭起来,“我就知道不行,我就知道女人不能上赶着,上赶着就让人看不起……”

我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任她絮絮叨叨发了一通牢骚。“你是好人,好歹跟我说实话不骗我,我知道。不像别人,骗了我还埋汰我……”大姐说自己这辈子净被男人骗了,可是还没脸,见着喜欢的还是板不住,还是想试一试……给我听得很心酸!

那天我们多待了一会儿,主要是怕她喝多。大师哥检查了她屋子里的“力气”活儿,能做的都帮她做了。我给她收拾了碗筷,又烧了水给她喝,她慢慢也就平静了,然后还是把我们送到大门口,看着我们离开。

后来大师哥说,“以后租房子不租单身一个人,就像她这样,想咋地就咋地,弄出点事来不好……”

看来,在对待所谓“爱情”这件事上,男人还是理性的。而且,他们好像也不大喜欢太主动的女人!

【3】、来自网友【远望白沙河】的最佳回答:

几年前我遇到了刘薇,一个漂亮活泼的姑娘,如今她成了我们家里的一把手。

我和刘薇是在公园里跑步的时候认识的。

晚饭后我通常会到附近的公园里跑步,在跑步的时候我经常会遇到一个跑步的姑娘,那是那是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漂亮姑娘。

刚刚看到她的时候,她就让我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当时的我想过去跟她搭讪却没有那个勇气。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都在公园里跑步的陌生人。

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互相“认识”的陌生人,知道对方都是经常在公园里跑步的人,遇到的时候偶尔也会点头示意一下,还时不时地会互不服输地“比试”一下,你追我赶。

一天,我刚刚跑完步,正慢慢地走着,这个时候刘薇从我身后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嗨!帅哥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刘薇!”

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说道:“你好!我是姜宇!”

刘薇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明天见。”随即跑走了。

我乐了,居然会有美女先跟我搭讪的时候。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跑步的时候还是会经常遇到彼此,只不过遇到的时候不再像以往那样陌生,会彼此打个招呼,问候一下。

有一天,刚刚跑完步,刘薇走过来对我说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一杯?”

面对美女的邀请,我当然不会拒绝。

刘薇问道:“想吃什么?”

我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吃什么都可以。”

说完之后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想了想以后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随即我们一起去了公园附近的大排档,点了一些东西就开始喝了起来,喝到后来我都有点迷糊了,刘薇却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这酒量还真是厉害。

买单的时候,我本来想要买单,结果在刘薇时而“温柔”,时而“凶狠”的目光下败退了下来,让她买的单,然后在老板莫名的目光中尴尬地离去。

随后的日子里,我找机会回请了刘薇一次。

慢慢的我们成了朋友,总是会约好时间一起到公园里跑步。

不过当时的我虽然很喜欢跟刘薇在一起的感觉,但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当时是这么认为的,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是没有那个勇气。

刘薇是本市人,家庭条件不错,她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而是在公园附近买了一套房子自己单住,而我只是来到这个城市的一个打工者,房子还是租的,这一切让我只想跟她做一个聊得来的朋友。

一个周末,我正在睡懒觉,刘薇给我打来电话说:“小宇子,今天有时间没有?”

我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说道:“有啊!您有什么指示吗?”

刘薇说道:“你不是整天跟我吹你做菜好吃吗!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展示一下,一会儿我买好菜就到你家去,到时候你下来接我!”

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问道:“你要到我家里来?”

刘薇说道:“怎么不欢迎?麻溜地把你家的地址给我发过来。”

随即她便挂断了电话。

我在床上坐了有三十秒钟,就麻溜地爬了起来,匆匆忙忙地洗漱了一下,然后开始打扫房间,迎接刘薇的到来,还好我平时挺注意保持卫生的,家里不算太乱。

大约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我到小区门口接到了刘薇。

来到我家里以后,刘薇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说道:“还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看来小宇子是一个讲卫生的好同志!”

面对她的调侃,我只能挠头讪笑。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奋战,我做了六菜一汤,刘薇尝过以后大大地表扬了我一番。

一顿饭,我们两个人喝了十几瓶啤酒,都多少有点醉了,这个时候刘薇突然问我:“姜宇!你说我漂亮不?”

我看了看她,然后认真地说道:“你很漂亮!”

她说道:“那我做你的女朋友,你要不要?”

我愕然地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看着我愣在那里不说话,刘薇有点“恼怒”地说道:“怎么看不上我?”

我连忙摆手说道:“看得上,看得上!”

刘薇说道:“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你看我没房没车,拿什么交女朋友?”

刘薇把手一挥,说道:“你没有,我有啊!”

我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我这个样子,刘薇说道:“先不说其它的,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我这个人?”

我弱弱地说道:“喜欢!”

刘薇走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说道:“那说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听到没?”

我连忙点头,这个时候刘薇却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到了沙发上,拍着胸口说道:“终于说出来了,姜宇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对我说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可你这个木头却让我等得好辛苦,后来我是发现了如果我不说的话你永远都不会说!”

缓了一口气,刘薇继续说道:“既然你不说,也只能我来说了,你知道刚才我有多么害怕你会说你不喜欢我!你就是一根木头,你见过哪个女孩子那么主动地跟你搭讪,主动地约你喝酒?我都做得那么明显了,你还像一根木头一样!你就是一根不解风情的烂木头!”

听了她的话,我很感动,眼睛都有点湿润,走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想拥抱她,却有些不敢,看到我不争气的样子,刘薇起身一把抱住了我,狠狠地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那一刻,我没有感到疼痛,而是傻傻地笑了。

有了刘薇的主动,我才有了如今幸福的家。

【4】、来自网友【喝酱油耍酒疯】的最佳回答:

我一个女领导,比我还小一岁(惭愧),离异数年,我刚去公司,对我挺照顾,我一直以为是我的工作能力得到了她的认可,直到那天晚上,她叫我请她喝酒……

由于疫情原因,选择了辞掉原来的工作,就经人推荐,在家附近找了个公司上班,我们办公室的负责人是个女孩子,刚见她的时候以为最多二十出头,后来才知道人家已经做中层很多年了,因为太强势,跟前任老公离婚了,目前单身。

虽然我自认美貌与才华并重,可是在这么大一个公司,也显得平平无奇,平时表现也不多,仅仅是把她安排给我的工作细心的做完。

她对我挺好,真的是无微不至的那种,每天早上都会给我带早餐,说是带多了吃不完,跟别人发生点小争吵,她会很明显的偏袒我,有一次工作失误,让更上面的领导闹了笑话,她没说我,反而怼那个领导自己不细心。

一开始我真的以为她是看中我的工作能力,后经办公室其他人点破我,说这就是“眼缘”,不管我做的多不好,在她眼里都完全正确,她是看中你的人,跟工作能力无关,好吧。

我们后来熟了,通过微信会扯一些其他话题,她给我讲她以前的故事,也让我分享下我的感情史,有时候也会开一些玩笑,渐渐的我发现她表面上很强势,其实还是个小女孩,对一切都好奇,有时候缠着我聊到半夜三四点还乐此不疲,第二天早上还一个劲给我打电话叫我起床上班。

有天晚上,她说心情不好,叫我请她喝酒,我问她在哪,她说可以的话来我家喝吧,我一个人住,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问她在哪,我去接,结果她略带生气地说,她家就在我家附近,两公里都不到,我却从来不知道,可是,她也没说过呀。

我买了点吃的,接她上楼,开了瓶红酒,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敬她酒,感谢一直以来的特殊关照,她本来阴郁的脸色露出了笑意,要我先干掉,我一饮而尽,她笑着问她对我好不好,我点点头,那必须好呀,为表示对她的感谢,我又到了一杯一口气喝掉。

她也一饮而尽,然后问我为什么还不结婚,我说没个合适的,之后也没说什么,喝完红酒,她意犹未尽,说还是整白的吧,这红酒太假,没劲。

我又开了瓶白酒,边喝边聊,我问她今天为啥心情不好,她说她喜欢一个傻子,可那个傻子太傻太直,我趁着酒劲问是谁,还扬言替她把那个傻子抓回来任她欺负,结果她喊我名字,直勾勾的看着我,说,就是你,你这个傻子!

我一下愣住了,原本想借着酒劲跟她开会车,她这一整,把我整懵了,她颜值身材能力都有,虽然有时候我也跟她开玩笑,但也知道跟她不是一个级别,从来没想过她会喜欢我。

她问,你嫌弃我离过婚?我连忙摇头,我问她是不是喝醉了,她说没有,再喝一斤白的都不会醉,我说,还是先喝酒,你这一下把我弄尴尬了,她哈哈一笑,我们接着喝。

后来我晕了,去厕所吐了几次,出来看她,她直接趴我家沙发上睡着了,看着她,我犹豫半天,还是把她扶好,给她盖了件毯子,那晚我久久无法入睡。

没有电视里演的那样酒后乱性,也没有一方跑出去淋雨,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就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床头放着煮好的鸡蛋,她已经走了,微信给我发信息说帮我请假了,可以晚点过来上班,那一瞬间,真的感觉她好暖。

哦,对了,她现在是我女朋友,所以,祝福我们吧。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现在一个女生能主动到什么地步?】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现在一个女生能主动到什么地步?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