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知识问答 admin 17℃ 0评论

关于问题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一共有5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智慧的清新】的最佳回答:

亲身经历九十年代枪毙罪犯的场景,触目惊心,多年以后仍历历在目。

我从小到大在工厂大院里长大,这也是我妈所在的单位,位置比较偏僻,不远处就是荒山野岭了。我们小时候就像“野猴子”那样,经常在那一带爬山越岭,玩得很不畅快。

但是那一带也常作为罪大恶极的死刑犯的执行场地。那一次,公审大会已开过,远远的,看见一辆辆押着死刑犯的汽车向那一带驶去,我人小胆大,拽着一个伙伴就跑去观看。那里武警早就戒严了,我们窜到很靠前的一个位置上等着。

一会儿,武警押着六、七个罪大恶极的罪犯从解放牌汽车上下来。别看这样罪犯平时是穷凶极恶的,但到了这会生死的交界点,他们一个个软得像绵羊,脚不会走路,被左右两个武警拽拖着上刑场。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女罪犯格外的引人注目,据说她是伙同情夫,谋杀了自己的丈夫,情节极其凶残。

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她已情绪全面崩溃了,一路哀嚎着,双脚也无力走路,武警用力地扶拽着,她的哭声、喊声在寂静的山岭里回荡着,显得异常的悲凄。到了刑场,一路挣扎许久的她已无力挣扎,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武警要求必须是站着执行枪毙的。但她已然站不起来了。最后武警向上级请示后,允许她跪着,背过身来执行死刑。

“ 叭叭叭”,几声沉闷的枪声过后,个个罪犯卧倒在地上,子弹从后背穿过,前面露出一个大洞,鲜血泊泊地直流,染红了那一带的土地。那个女罪犯也卧倒在地上,但她的手指还在微微地抖动着,经过法医的查验后,确定她没有死亡,武警近距离再次补枪。随着这一声的枪响,也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结语: 凡是观看过枪毙罪犯的场景的人都会有这样“今生不能犯罪了”的感受。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教育题材,让那些罪犯、贪官身临其境地去看,去感受死的滋味,会不会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呢?如果这样,社会就少很多罪犯,人民生活安定许多。

这个问题交给友友回答,欢迎友友们积极留言和评论。

【2】、来自网友【清石如玉】的最佳回答:

《荒废的铁路道叉口》,原创故事。

我的家乡附近,有一处铁路与公路交叉的地方,八十年代的交通还十分落后,这里是陇海铁路和西兰公路的必经之地,原线址是民国时期的设计,到了甘肃定西市境内,因地形原因,很多地方被迫重合,就形成公铁交遇,遂设道口管理,火车通过,两头阻拦杆放下,汽车等候。以前几乎是蒸汽机车牵引,就是真正的火车,白天排烟冒气,晚上烟囱喷火,走起来咣咣当当呼哧呼哧,一种老气橫秋地苍桑感。

那些年国家很穷,农村的生活更加困苦,特别是陇中一带,被清朝的左宗棠喻为”苦甲天下”遇上灾年,别说粮食难以自足,就是饮水都十分困难,其实,元代以前,这里还森林无边,农耕发达,因为无节制的垦荒和战争,摧毁了生态系统,才造成遍野赤贫。我们生活在铁路边,一年生火取暖的耗材,就取之铁路两边,扫煤渣,蒸汽机从烟囱中喷出的未燃烧的残渣,是最好的东西,放到现在肯定被人嫌弃,讥为污染,可在当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到的,从我的家到那个道叉口,十余里是缓坡路,火车牵引力不足,唯一的办法就是烧锅炉,增加蒸汽压力,火车头有三个工人操作:司机,副驾,司炉。司炉工的工作量现在很少有人能胜任,机车后部的煤箱,几十吨煤碳,就是动力之源,司炉工一掀一掀加进燃烧室,那种超强的体力活,那种短柄的大铁锨,已经很少见了,上坡路,加的多也吐的快,童年时,除了拾猪草扫煤灰,一些往昔之事,已淡出记忆,而至今留在记忆中难以抺灭的,就是巳渐荒废的铁路道口。

其实只是普通的一个道口,看不出什么稀奇,道口跟前只有三四户人家,在西兰公路取直拓宽以前,公路在道叉口的交会处,是个高点,两头底,中间高,以前的解放和东风汽车,动力也较弱,按理说爬上道叉囗都十分吃力,可就古怪在这里,打记事起,这个道叉口经常发生火车与汽车相撞的严重事故,有一年,一辆东风汽车甚至把火车撞的脱轨。所以,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这个道叉口的武装守卫,就是我们村一个民兵排的任务,我至今记得村里民兵们,有两挺轮盘式轻机枪,别以为乡下老土,六七十年代的武装民兵,战斗力比肩正规军,有时比武,用高射炮照样干掉靶机。说到守卫,就说到诡异,小时候,每到轮职守道,大人们总不经意间流露为难之状,他们常常在一起说些奇奇怪怪的事,虽然个个荷枪实弹,那种不安还是掩饰不去的。我的小叔和小姑都是村里的民兵,据他们讲,每次发生交通事故,那些出事的汽车,好像疯了,从坡下冲上道口,如借神力,完全无视行进中的列车,也无视用钢管刷上警视色的阻拦杆。直撞成零零碎碎的一地烂铁,在发生将火车撞的脱轨的那次,站岗的民兵看到汽车中两男一女,似乎熟睡,那辆车竟冲上道口和火车头相碰。残忍的现场可想而知,遗体几近粉碎,分不清彼此,就在近处用木柴和汽油火化,他们好似是青海人,家属来取骨灰,同行者中有一嗽嘛,在道叉周围转了许久,也不知做什么念什么,临走时对当地人说,这个地方有个恶鬼,怨气太重,要请高人消灾,八十年代初期,有些话还是不能随讲的,有人信也沒人敢搞封建迷信。

道叉口的值班室有铁路职工管理,和值班室相对的一间房,是民兵站哨的休息室,晚上站岗一般也三人一组,轮值,白天大多女民兵守卫,晚上就换成男人,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女人晚上不敢去,听他们说,那间房的门到子夜时分,会无故自开,要知道,以前的门关大多是铁链扣,人从里间关上外面是打不开的,可是却经常自开,后来没办法又从里面顶一根木棒,有一回正好几个胆小的轮在一起站哨,半夜一阵冷风过后,门被冲开,滑落的木棒正好打在一个姓王的小伙头上,那个生性怯懦,当时吓的屎尿拉在裤裆,到现在沦为笑柄。世间之事就如此;现在的未必是现实的,发现的未必是揭开真相的。(故事很长,闲了再讲)。

【3】、来自网友【吉林杜小姐】的最佳回答:

我家附近有一条街,被称为鬼节,因为都是卖丧葬用品,还有殡仪馆所在地。我也没太在意,领着当时只有三岁的儿子从那里经过,可是回到家孩子就发烧了,一连烧了八天。医生都在暗示我,去看看其他方面吧!说是正常的感冒发烧不可能这么久不好。

【4】、来自网友【张嘉爷】的最佳回答:

我讲个自己亲身经历过得事情!

记得那是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学校里发生了件特别恐怖的事情,因为那会儿我上的哪所学校都已经建校好几十年了,我爸他们兄弟姊妹都是那个学校毕业的,那会儿他们就说那个学校是建在乱坟岗子上的,而且那个学校的厕所以前旧社会的时候就是个万人坑,谁家死了人没钱办后事的都是草席一卷直接扔里面。恐怖就恐怖在哪所学校总感觉阴气森森,那会儿我们小都不敢一个人早早去学校,都是等到大门口聚上十几二十人了才敢往教室里走。

我那个时候美术一直不错,所有有一次有幸被老师留下来放学后办教室后面的黑板报,那会放学也早,四点多吧,我跟另一个同学两个人弄完大概六点左右,学校基本没人了。估计除了门卫就我两个了,锁了门之后就往校门口走,走了不到两步就听见教学楼角落里的音乐教室里传出来钢琴的声音,那会的钢琴就是那种老式的下面需要两个脚来回踩才能出声的那种。我们两个还想着这个点了音乐老师应该早都下班回家了吧,然后不自觉的就往音乐教室门口走去,远远就看见教室大门是关的,但是音乐一直有,就想是不是有人关门在里面,结果我两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傻眼了,一把大铁锁牢牢挂在教室门上,音乐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我们两个还纳闷呢,教室里怎么会有人,而且音乐教室的窗户上也有防护栏,不可能是从窗户进去的啊,我两正迷惑的时候,突然又从里面传出来钢琴的声音,我两对视一眼。撒腿就跑,一直跑到马路边才停下来,吓得我两小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这件事情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也算个童年回忆了!

【5】、来自网友【天南地北话乾坤】的最佳回答:

这个真有,多年前,我老家有一六十多岁我称呼他叔叔的孤寡老人,记得有一年夏天的晚上,我们给本村人家帮工,吃完饭喝完酒很晚了,我跟大叔结伴回家,走着走着大叔左躲右闪,嘴里还嘟囔着“哎呀妈呀!又一个”,给我弄的毛愣愣的,问他怎么了也不说,后来他实在经不住我问了,说到你家在告诉你,我那时候年轻好奇,很快到我家了我就追问他,他神秘兮兮跟我说,他的眼睛有一只是阴阳眼,晚上能看到普通人看不见的神秘东西,他躲避就是别撞上,他还振振有词的说,当夜深人静走夜路的时候,你突然感觉身体一冷一哆嗦,那就是神秘物体穿过了,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到现在我晚上走夜路还会想起这段事,偶尔也心惊胆颤总觉得有东西在身前左右的,这就是都市传说,没有实证,供朋友们娱乐一下。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