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什么样的男人到了晚年会过得凄凉?

知识问答 admin 3℃ 0评论

关于问题什么样的男人到了晚年会过得凄凉?一共有4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豫南乡农】的最佳回答:

50年代末出生的吴明泰是我们这里最早的一批猪贩子,方圆10里八村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也都喜欢把猪卖给他。

那时候他买农户的猪基本上是先赶猪,后给钱,他等于是做无本生意。

因此,他的规模也越做越大,手里赚的钱也就越多。

1985年的时候他在村子里就盖起了通脊6间的红砖大瓦房,这是他给他的两个儿子每人盖的三间。

他有两个儿子,想再要一个女儿,但他老婆已经结扎了,他也就要不成了。

1988年4月的一天,那天他起来得很早,准备到朱湾那一带去买猪,在进村的一个柴禾垛头上他听到了一个婴儿的哭声。

他走近一看,果然是一个用小被服包住的小孩,他看看左右没人,就把他抱了回去。

妻子曾红玉看他抱了一个小孩回来,就问他在哪里弄的小孩。

吴明泰就把捡小孩的经过说了一遍。

妻子打开小被服一看是个女孩,他两个高兴得合不拢嘴。

吴明泰就给小女婴取名叫吴念香。

安顿好小念香之后,他又急急忙忙地去买猪了。

儿女双全后,吴明泰的生意也做得风声水起,他从跑单的猪贩子,变成了收购那些猪贩子的猪老板了。

95年前后他自己买了一辆汽车,他把在农户手里买的猪直接送到湖北的一个肉联厂里。

也是在这个期间,他由当初沾花惹草的花心男,变成了一个包养小三的“阔老板。”

他在与肉联厂打交道期间,认识了一个比他小10来岁的女子梁会计。

梁会计对他也很好,厂里来了资金总是先给他结算货款,别的猪贩子的货款都上搭下地摞着给。

所以,吴明泰认为梁会计对他有意思,喜欢他,对她常常是一掷千金。渐渐的他们就保持着很暧昧的关系,虽然行了夫妻之事却一直没有领证登记。

梁会计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她丈夫由小科长升为厂里的主要领导后,就跟她离婚了,梁会计争到了儿子的抚养权。

梁会计气质优雅,跟他农村的糟糠之妻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傍上梁会计这个靠山后,他的现金流也更充裕了,对他做猪生意的帮助非常大。他在心里常常拿梁会计跟曾红玉相比,再看看家里的妻子除了种田就是做饭,对他赚钱没有一点帮助。

于是,在他大儿子15岁的时候,他就要给老婆离婚。

他老婆为了三个孩子,就是不离婚,她也管不了吴明泰在外面胡来。

他们虽然还生活在一起,但已形同陌路,吴明泰一天到晚的在外面买猪卖猪,她一个人在家里带着三个孩子种着田地,村子里邻居非常羡慕他们的这个五口之家。

但他们都不知道曾红玉过的是啥日子,曾红玉为了买化肥和孩子的书钱曾到处借钱。而邻居却说她,吴明泰那么大的一个猪老板,家里还缺钱花?每当邻居这样说时,她总是笑着说肉联厂欠着账了资金周转不开,

2003年前后农村养猪的农户开始减少,吴明泰的猪生意也在走下坡路了。吴明泰拉了一车猪后连人带车的消失了,他跟着肉联厂梁会计生活在了一起。

吴明泰消失后,他欠当地农户的买猪钱,人家都找曾红玉要。

曾红玉就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局面。

她的大儿子18岁的时候,就跟着当地的一个老板到新疆干木工去了。干了几年后,他也从老家带人到新疆去包活干,慢慢地也成了当地的知名的一个小老板,后来娶妻生子,生活也蒸蒸日上。

二儿子在武汉的一个酒店里当厨师,后来认识了一个重庆的服务员,他跟随女朋友到了重庆,他们改行做起了废品收购生意,几年之后,在重庆买车买房与妻子结婚生子,日子也过得红红红火火的。

女儿吴念香16岁就辍学到深圳打工去了,念香也很听妈妈的话长大后没有远家,谈了一个当地的男朋友,她们结婚后在家里种起了大棚蔬菜。

在2006年前后,吴明泰失去了老家的猪生意后,也就失去了财源,他卖掉了汽车,耗尽了卖猪款。他跟梁会计本来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夫妻”婚姻,自然也就走到了尽头。

之后,他没有脸面再回到老家,一个人在外面打了10多年的工,在打工期间他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靠着一根拐杖,才能走路,治病早就花光了他打工攒下的那点积蓄。

他苟延残喘的在外面苦撑了两年后,看着越越越重的风湿病,他想起了叶落归根。

别人都是一身清贫的出去,荣光故里的回来,而他却恰恰相反,风风光光的出去,失魂落魄的回来了。

2020年冬月,回到村子里他看到,30年多前盖的6间瓦房,房坡有几个地方已经垮塌了,村子除了几个留守老人,几乎没有人了。

人家留守老人,儿女都会给他们打钱养老。别的老人出门都是骑电动车,悠闲自得的颐养天年,而他却连个温饱都解决不了。

于是,他就瘸着腿拄着棍到村部去申请低保什么的。

但村干部告诉他:你的两个儿子,都有车有房有事业。女儿有车有楼还有收入可观的蔬菜大棚,你这根本就不符合低保贫困户的条件。

村干部批评他: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凄凉吗,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怪不得别人,更不能怪你的子女不孝敬你,换做你老的是这样的人,你也会恨他。

村干部没有办法,只有替他擦屁股,帮他联系他的两个儿子和女儿。

大儿子和二儿子在电话里对村干部说:“父亲当年卷走邻居的一车卖猪钱,都是母亲和他们弟兄二个共同还完的,问问母亲原谅他不,他们姊妹三个都听妈妈的。”

村干部听了他儿子诉说吴明泰的“罪状”后,再清的官也不好断他们的家务事。

村干部气愤地接着数落他:“你两个儿子一个在新疆,一个在重庆,他们都是事业有成,腰缠万贯。女儿念香虽然没有两个哥哥有钱,但她们的大棚蔬菜收入也很不错,你要是好好的奋,别瞎胡搞,咋能会落得今天这般田地呢。看看你老伴跟女儿在一起过得多滋润,而你呢却是如此凄凉,失去了老人的尊严。”

念香结婚不久看到,她看两个哥哥都在外地,她就把母亲接到她这里来,跟她们生活在一起。

女儿念香接到村干部的电话后,就把她父亲也接过来了。

吴明泰在女儿家里见到妻子那天,他扶着拐杖跪在了曾红玉面前,两行老泪潸然而下。他声音哽咽着乞求妻子原谅他的鬼迷心窍给他一口饭吃,给他一个容身之处。

曾红玉仰脸看着天空,心如刀绞:她也想到丈夫前半生也曾兢兢业业地为家里做过贡献,她又恨他有钱膨胀后,让她和孩子们受尽了艰辛和白眼。

现在,飘高又摔地的下场,也算是对他的惩罚。

女儿念香看着父亲跪在母亲面前,也挺难为情的,就要上前搀扶父亲。

丈夫拉着了她说:“让他好好地给妈妈忏悔,妈妈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许久,曾红玉撇下跪在地上的丈夫,转身走过来对女儿说:“念香,你给两个哥哥打电话,把你爸送到养老院去吧。”

念香答应了一声,就搀扶起爸爸并对他说:“爸,你先去住一段时间吧,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对于吴明泰来说,这已经是他最好的结局了。

要说晚景最凄凉的男人就是那种年轻时沾花惹草,有钱就飘,而且抛妻弃子,对妻子和子女不负责的男人落魄时,晚景最为凄凉。

【2】、来自网友【王小花的退休生活】的最佳回答:

我姨父,今年70岁,这几个月一个人住在养老院里。我姨每个月来交一次费用,顺便给她送些日常用的东西。可是我姨每次过去,从来不跟姨父说话,进屋收拾收拾转身就走。

我姨每个月月底要去养老院那几天,心情都特别不好,她实在不想去见他,可是又不能不管。

“妈,不然您就跟他离婚吧。我们安排他以后的生活。”儿女提过这样的建议。

“不离了,离不离都一样是你们的负担。送他去那里,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欺负我一辈子了,现在还想欺负我?过几个月他愿意回来,我还把他接回家,别让他的事儿影响你们几个的声誉,说你们不孝顺,唉。”

姨父在跟我姨结婚以前,有一个中意的女朋友,是他读师范时的同学。那个年代,即便恋爱了,也很含蓄,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到了年纪,会让父母托出媒人去提亲,然后再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姨父跟他父母说他看上了一个姑娘,想结婚了。

刚跟他妈一说,他妈直接否决:“我家的儿媳妇必须得我选,你懂什么?瞎胡闹。”

姨父他妈以火箭一样的速度,领回来一个姑娘,说是让他相看,其实是通知他一声,让他死了自己找的贼心。

“你看看咋样?”

“你们满意就行,还干嘛问我?”

被领回家的姑娘就是我姨,我姨是她婆婆选中的儿媳。

姨父跟我姨的婚姻算母亲之命的包办婚姻吗?姨父对我姨完全没有感觉,作为家中独子,姨父必须遵从他父母的意见。

“就你,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我真不知道我妈看中了你哪一点。”

新婚刚开始,姨父毫不掩饰对我姨的不喜欢不爱。

“从今以后,你伺候好我爸妈就行,你别到我跟前来招我烦。”

蜜月还没过去,姨父找茬儿骂了我姨三次,每次都兜着根子说她,把对他妈的不满都发泄在我姨身上。

我姨什么都不知道,她真的很无辜。

我姨父在小学教书,他借口工作忙,经常住在学校,把我姨一个人冷在家里。

后来姨父调到乡里做秘书,借口工作忙,更是不经常回来了。同住一个院里的公公婆婆,心里明镜似的。

我姨性格内向腼腆,话不多,对公公婆婆从来不敢高声大气说话。家务活,地里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忙,属于干净利落能吃苦受累的人。

我姨的婆婆强势厉害,但是对我姨这个儿媳妇却从来不欺负,还能说得上很好。

“他虽然对我不满意,可是我公公婆婆对我挺好的。”我姨来我们家看姐姐时,悄悄跟我妈说。

饱受婆婆和妯娌挤兑的我妈挺羡慕我姨。

“你比我强多了,慢慢来吧,他姨父会好的。”

我姨第一胎生了一个儿子。

“看见没有,我选的儿媳妇就是没错,她给我们家立功了,你得对你媳妇好点儿,以后按时回家,在外面乱来,我饶不了你。”

我姨父表面答应,两口子关起门来,他还是对我姨冷嘲热讽,什么难听说什么。他对我姨的嫌弃和恨仿佛刻在了骨头上。

我姨不敢跟她婆婆说。

后来我姨又生了两个闺女,姨父依然对我姨不好。不打不骂,就是冷淡,没有一句私房话,没有一句关心。

孩子多了,个个需要照顾,家务活地里的活都要她忙,公公婆婆也需要她管,我姨就这样承受着,跟谁都不说。

姨父为啥看不上自己?跟迷一样,我姨一猜就是几十年。

我姨她公公去世前告诉了我姨答案,姨父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那个女人才是他想要的人。

知道这件秘密以后,我姨反而轻松了,她瞬间放下了所有的纠结。

她没有去质问姨父,也没有自怨自艾。记住公公的嘱托,照顾好三个孩子,照顾好婆婆,规划好一家人的日子。

老大老二相继考上大学离开了农村。

老三高考那年,婆婆也走了,婆婆是这个家的定海神针,婆婆一走,我姨身后的靠山轰然倒塌。

给婆婆办丧事那天,姨父的一些朋友来了,有男有女。我姨陪着哭灵的时候,其中一个女人找到我姨把她拉到一边,她先是上上下下打量我姨很久,然后一字一句的说:“我等这个老太婆死等了几十年了。”那女人用手指着我姨婆婆的棺材说。

“我知道你是谁,死者为大,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婆婆,请你离开我家。”

“该离开这个家的人是谁还不一定呢,你和那个老太婆耽误了我们一辈子。”

我姨的儿子和两个闺女都在,其实他们三个也已经知道了父亲这件事儿,是我姨儿子大一寒假同学聚会时无意中撞破的。父亲跟这个叫周兰的女人一直不清不楚。作为子女,他们认为最好的保护母亲的方法就是不让她知道,所以,他们一直瞒着他们母亲。

此刻,看到对方如此猖狂的羞辱自己的母亲,我姨儿子冲上前去,一把推倒了那个女人。

我姨父见状窜过来要打儿子,两个闺女拥过来又护住哥哥不被父亲打。我们这边娘家人也都在场,虽然我姨从来没跟我们说过这件事,但是听几句也就全明白了。

娘家人也一窝蜂围了上去,保护我姨和她的孩子们。

眼看着起灵的时间到了,村里负责张罗事儿的人扯开嗓门吆喝,怕耽误了吉时。

我姨站出来制止了吵闹。

我姨婆婆出完殡回来,亲戚都走了,姨父说要查账,看看收了多少礼金。我姨扔给他一个账本,收到的几万现金早就让儿子藏了起来。我姨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她要保证三个孩子大学学费,让他们顺利把书念完。

姨父拿不到钱,发疯一样,他抄起一个小木凳砸向我姨的脑袋,就这一下,我姨血流如注,当时就晕死了过去。我姨没想到他这样心黑手狠,没有丝毫防备。等三个孩子惊醒过来,姨父早就跑了。

我们娘家这边知道以后,返回去找我姨父算账也没找到。

姨的头部缝了六针,有人提议报警,但是怕影响三个孩子的前途,我姨决定不报了。

从那以后,姨父就不再回家,偶尔打电话回来就是跟我姨谈离婚的事儿。我姨淡淡的说:“等三个孩子都结婚成家了,我跟你离,现在不离。”

“求你放过我,她为了我一辈子不幸福,是我对不起她,我想弥补她。”

姨父硬的不行来软的,近乎哀求我姨。

“你这几十年对我好吗?是你们毁了我一辈子,你们该补偿我吧?”

“如果你非要离的话,可以,你把家里的老宅子写给儿子。我就这一个条件。”

姨父不肯,因为他知道,老家原来是偏僻农村,随着城市扩张,这里早已经是城中村了,还一直有信儿拆迁。

无论是出租还是拆迁,都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在。他舍得放手,他身后那个女人周兰也未必愿意,那女人不是说该离开这个家的说不定是谁吗?可见,她对这一院子几十间房子,也不是没有想法。

我姨说:“越这样,我就越不放手。他们不知道我手里有我婆婆给我的一份遗嘱。婆婆让我替她看住这个家,保证不落入他人之手,好像我婆婆知道他儿子跟那个女人有事儿一样。”

离婚这件事儿就这么僵持了下来,他们也在等。

我姨的仨孩子个个有出息,大学毕业都有了不错的工作,成家以后对我姨这个母亲也很孝顺。

姨父这些年凭空消失了,好像我姨和几个孩子都不存在。三个孩子结婚给他打电话都联系不上他。

几个孩子互相扶持,大的帮助小的,加上房子的租金,度过了比较难的几年。

姨父68岁的时候回来了,根据他自己说,他55岁二线后就跟着他爱的周兰去了大连,投奔周兰的儿子。

周兰儿子在大连开了海鲜馆,他们俩过去以后一直在饭馆里帮忙,打杂值夜班,一干就是10年,两个人还在大连买了房子,生活也算说得过去。

姨父也想他的儿女,可是他的工资卡在周兰手里,饭店里打杂是帮忙不给钱,他想孩子又能怎么样?狠狠心,也就算了。

对我姨,他唯一的念想就是家里那一院子房产。他做梦都想拿回房子,他也在时时关注着老家拆迁的事儿,可是这多年年过去了,一直没拆。

我姨离婚的条件摆在那里了,周兰催也没有用。我姨父就是不离婚。

姨父68岁的时候回来了。

周兰的儿子一家搬去了海南,周兰也要一起去,姨父不肯去,他们俩在大连有房子,虽然只有50平米,可那是自己的家,姨父说自己老了,想在大连跟周兰两个人好好过晚年生活。

周兰离不开她儿子孙子,坚持跟儿子一家走了,一开始还有电话联系,后来就逐渐断了。

姨父一个人生活在大连,虽然有退休金,生活不成问题,但是日子久了,孤独感无法排遣,他想到了回家。

他主动联系了儿子。

已经是一名外科医生的儿子一听是他,立刻挂断了电话。

儿子回家跟他妈说了这件事,我姨猜着可能是想回来离婚,就让儿子打电话告诉他:“回来吧,离婚条件可以再谈。”

姨父真回来了,不过,他不是回来离婚的,他想回归家庭,跟我姨继续过日子。

我姨把三个孩子都叫了回来,当着他们的面告诉姨父:“我们离婚吧,再跟你过是不可能的。离婚前你可以住在家里,我们俩互不干涉。”姨父不离。

我姨给他在院子的最西头给他收拾出一间房,其他什么都不管。我姨出来进去跟租客有说有笑,碰到姨父,立刻绷起脸没有一丝笑模样,一句话都没有。

姨父歉也道了,好话也说了,可是我姨的心铁板一块,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几个儿女对他也不亲,爱搭不理的。

姨父心情郁闷,借酒浇愁,本来他酒瘾就大,渐渐不能自控了。

有一天早晨起来,突然半边身子不好使,送到医院,是中风了没错。

住院的时候,作为医生的大儿子给他找了护工。看到旁边病友都是家属照顾,他身边却只有一个护工,他也想让我姨去照顾他,可是我姨根本没到医院去,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打。

出院回到家以后,我姨还是不愿意照顾他。我姨趁机跟他提出了条件:“有件事我问过老三了,她是律师,她告诉我,我们俩既然没有离婚,你在大连买的房子就有我的份,你是拿夫妻共同财产买的,我要拿回来。”

姨父想着老伴原谅他了,又生着周兰的气,就同意让老三代理去大连卖了那个房子,房子是他自己出钱买的,他跟周兰又没有结婚,房子很快就出手了。

卖房款都给了我姨。我姨留下一部分作为姨父的医药费,剩下的给几个孩子分了。

姨父这个人,以前就是凉薄,跟我姨冷战,大吵大闹时候少,可是这次病了以后,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脑子,脾气变得特别暴躁,有事儿没事儿就跟我姨发火,肆无忌惮。

我姨不跟他吵,任他随便骂,她站得远远的,冷冷的看着他。有一次姨父一杯开水泼到了我姨的后背上,幸亏穿着马甲,否则非烫坏了不可。

我姨终于不忍了,想要教训教训他,杀杀他的威风,干脆利落的把他送进了养老院。

我姨月底过来交费,送东西,每次都叮嘱院长:“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做,别委屈了他,他额外花多少,我来结账。”

儿女们住得都近,却不经常来看他,我姨不让他们去。

写在最后:

什么样的男人晚年过得最凄凉?

我说,对家庭不负责任,对孩子不负责任,尤其对自己的妻子,家暴和冷漠都是最严重的伤害。

我姨是一个好女人,可是姨夫对她一辈子都没有好过,冷漠像一把钝刀,慢慢割了她一辈子,这是人性的凉薄,更是无情的残忍。

我姨最近想接姨父回家照顾,我妈和我舅舅他们都反对。

“他毕竟是孩子们的亲爹,别让人说闲话,影响了孩子们。”

我姨心里想的永远是她的儿女们。

【3】、来自网友【我心淡然368】的最佳回答:

在我们单位生活区里,有这么一位领导,他一直在一个亏损的分公司做二把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调到单位盈利能力特别强的分公司做了一把手。

他一上任就否定了上一任分公司总经理的管理方法。

他取消了员工吃饭的时间,说是要提高生产效率。

本来没有夜班的生产线,要求必须三班倒,有夜班,为的是降低能源消耗。

撤销工人岗倒休人员,这是在减员增效。

要求各职能部室每月包干考核任务,考核不够,自己部门出钱,被考核对象都是工人,因为只有工人没有考核权。

工人是计件工资却取消了超产奖,每月又少了千把块。

也许这位领导想着抠出利润,更上一层楼,现实是各级的抱怨不断,质量事故频发,他身上贴满了没人性,没能力,压榨剥削等等的标签。

在职时因为扣钱,几次差点挨了工人的打,这位领导也没把分公司带的红红火火,相反,两年的时间就让分公司由盈利转向亏损了。

如今,他退休了,在生活区里,看到曾经的老部下正在打牌,想上去凑个热闹,人家不打了,走了。

健身器材处,几个退休职工一边健身一边说笑,他过去了,人家选择无视,他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他老伴儿去世,除了单位冠冕堂皇的表示以外,就是同在生活区受过他领导的职工都假装不知道。

这样的男人,他的晚年生活得多凄凉啊!

总结就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一点不讲求人性的男人晚年注定凄凉,即使有钱,身边连一个说上话的人都没有,可悲!

【4】、来自网友【张耐安】的最佳回答:

躺上床上,大小便失禁,无人照顾,疼痛难忍,生不如死,阎王爷不收,这样的晚年最凄凉悲惨。愿我们活得快乐,死得快速,一心向善,佛在心中。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什么样的男人到了晚年会过得凄凉?】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什么样的男人到了晚年会过得凄凉?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