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你听过最反转的故事是什么?

知识问答 admin 3℃ 0评论

关于问题你听过最反转的故事是什么?一共有4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南方笨表妹】的最佳回答:

我认识一个朋友,她天天说她老公挣七八百,一个月挣两万五,直到那天她在街上跟她老公吵架了,她开口就是:你一个月四千块钱工资能买得起什么?

我们都是一群宝妈,经常带孩子在一块玩,有一个宝妈挺爱说话的,她说她老公是在工地带班的,一天挣七八百,好的时候一天挣一千多,我们那时听了好羡慕,我还说一天挣一千多,一个月就是三万多了,那个宝妈说不是每天都有一千多,反正一个月下来有两万五这样。

我那时觉得她特别有钱,在我们这个城市,两万五一个月算是高工资了。(有一点我们大家都是租房住,那个宝妈也是)

平常我们女人聊天无非就是衣服,包包,那个宝妈说她买衣服只穿xx牌子的,我说我的衣服都是便宜货,几十块钱的那种,她就开口说几十块钱的衣服不能穿,穿了身上会过敏,会得病,她这样一说我都不懂怎么接话了。

反正一帮宝妈当中她是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好的,我是最穷那个,因为我天天说我没钱,那个宝妈还说她的护肤品是什么牌子的,具体是什么牌子我不记得,她说她老公对她特别好,钱都是给她管,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有一次我在外面快餐店吃粉,我当时一边吃粉一边玩手机,突然听到有人在争执,我抬头一看,是那个有钱的宝妈,她手上抱着孩子,一边手拿着快餐,她老公在身后玩着手机,当时我听到她老公说白切鸡比烧鸭贵五块钱,然后她一转身把快餐扔她老公身上了,饭菜洒出来了,她说:“你一个月四千块钱工资能买得起什么?”然后她就气冲冲地抱着孩子走了。

后面我们一群宝妈再出来聊天,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爱说话,有时候看着她说话,我心里在想,到底她说的是真的还是那天我看到的是真的呢?

【2】、来自网友【英姐聊生活】的最佳回答:

一个女孩品行恶劣被所有老师放弃,但是有次她犯错被罚,一个50岁的女老师只是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就让女孩改头换面,而女老师的命运,也因此发生巨大变化。

刚上初中那会,班里有个叫小娟的女孩,一直是学校里有名的坏学生。

在小学的时候,她就经常和同学打架,不管男生女生,只要是和她有点矛盾,她必定会毫不畏惧地动手,哪怕对方是个又高又胖的男生,她也从来不怕吃亏。

然而,毕竟她又瘦又小,长期营养不良,大部分时候都是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

但她宁可次次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家,也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低头认输。

很多调皮的男孩看她又犟又蛮横,并且欺负了她从来不会被家长找,所以,那些男孩就以此为乐。

其实小娟是个命非常苦的孩子,爸爸残疾,妈妈原本有轻微精神问题,她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爷爷早逝。

但是在她读小学不久,她爸爸又生了重病,卧床不起,她奶奶着急上火,对她和她妈妈态度也越来越不好。

她奶奶每天骂骂咧咧地照顾着她爸爸的时候,小娟也跟着努力做饭做家务,同时照顾妈妈,但她妈妈的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

没过两年,她奶奶就因为长期劳累成疾去世了,她爸爸也很快去世,去世前拉着她的手说:“闺女,爸爸最后悔的就是生下了你,让你跟着我们吃苦受罪,但是我更担心你妈妈,没有我,你娘俩可怎么活呀!”

她的爸爸是睁着眼睛离开的,她硬是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因为身上还有更重的担子要挑。

她的爸爸没有兄弟姐妹,村里的人帮忙给她爸办了个简单的葬礼。

从那以后,她的个性看起来更暴戾了。

在以前,小娟就不是个被邻居们喜欢的女孩,可能是因为从小遭受到太多白眼,她看谁的眼神都是恶狠狠地带着戒备。

有个别好心的邻居想给她些东西,或者帮她做些农活,她都是冷冷地拒绝。

而村里那些小孩子,都喜欢嘲笑她,特别是当她用绳子牵着妈妈的手去田里劳动时,那些小孩就会远远地聚在一起,对着她边做鬼脸边叫:“小娟小娟真可怜,拉着病妈去种田,种了田,换了钱,再给病妈买点盐。”

不知道这些话从谁嘴里传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说这些的乐趣在哪里,但那些小孩就是有样学样,完全不懂得这些都像是在小娟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本来小娟读完小学就不打算读书了,但是校长执意让她继续读,她每年的学费,校长都给她免了。

有一次小娟在无意间听到有些老师私下里悄悄在校长面前说:“那个小娟,学习差得很不说,在班里就像颗老鼠屎,又臭又硬,弄得全班都受牵连,又不是学习好,给她免学费读书干啥,不够浪费的!”

倔强的小娟马上冲出去说,自己记着每年的学费,以后挣钱了全都会还给校长,不让那些老师拿着这个说事。

说这话的老师没面子,默默离开了,校长安慰她,她却丝毫没听进去,心里只是增加了几分仇恨。

她的新初中班主任是一个50岁的老教师,姓马,以前在县城里教学的,但是儿子结婚后,她主动提出回到老家任教。

这个马老师特别慈祥,只有一个儿子,刚出生时就有轻微的自闭症,上学之后才发现,那个年代很少有人知道自闭症这个病。

还是她自己感觉儿子不对劲,攒了很久的工资,带儿子去北京看了之后,才知道的。

马老师很耐心地学习相关知识,极其用心地带大了儿子,还让他掌握了一技之长,基本上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了。

但是毕竟是特殊人群,她儿子没能在城市里找到对象,而是和农村邻居介绍的一个女孩结婚了,婚后留在了农村生活。

儿子结婚后,马老师担心儿子婚后不适应,并且担心以后出生的孙子再有什么情况,所以,毅然放弃了城里的工作,回到其他老师不愿意去的农村中学。

最开始她是从别的老师嘴里听说了小娟的事情,主动要求把小娟分到自己班,这可把其他老师高兴坏了,正担心这块烫手的山芋会落自己手里呢。

读了中学之后,小娟依旧心如坚冰,从来不和班里的同学交往,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摆弄那些破旧的文具,一次都不会举手回答问题。

即使被老师提问,也是紧闭嘴巴,面对老师的引导或批评,她的态度都一样如此,眼睛直直地盯着脚尖,脸上没任何表情,直到老师让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其他科目的老师有些在小学就教过她,有些早就听说过她,所以都是放任她的状态,只要不影响别人就行。

而教语文的马老师不同,她既没过多地关注小娟,也没带有色眼镜看小娟,而是完全把她当成和其他同学一样的方式去对待。

上课的时候,马老师安排课堂小游戏,同学们轮流竞猜成语,她不像别的老师那样,要么把小娟自动忽略,要么故意把小娟安排在开头或者末尾,而是让全班同学按照座位顺序来竞猜。

如果有哪些同学猜不出来或者猜错,她会马上提示下一位同学接上。

轮到小娟的时候,她依旧是完全一言不发,马老师看到这个情景,连神态都没有变化,脸上的微笑依然在继续,见小娟不说话,她立刻提醒:“这个同学还没想起来,下一个赶紧接起来。”

活动结束后,班里的氛围还很热烈,小娟既没像其他课堂上那么尴尬,同学们也没像往常一样过度关注小娟。

这大概让小娟感觉到马老师和别人的不一样,那节课之后,她发现小娟再上语文课时,不像以前那样一直低着头,而是会偶尔抬头看看黑板。

在教小娟的前一个月内,马老师都没找小娟单独谈过一次话,这对于小娟来说是意外的,因为按照往年的惯例,当她分到新的班级之后,班主任就会找她谈话,要么是打着关心的名义警告她不能影响别人,要么是直接毫不客气地和她约法几章。

这个马老师,真是和别人太不一样了。

但小娟的成绩,还是一塌糊涂。

开学一个多月的某一天,小娟放学后又拉着母亲的手去田里拔草喂猪,路上遇见了马老师和她的儿子儿媳。

小娟看到后,立刻下意识地带着妈妈想拐到另一条路上,她怕马老师一家三口看到她和妈妈时的眼光。

让她意外的是,马老师和儿子儿媳说了句话之后,儿子儿媳就回头往家走去,她则笑着走向小娟和她妈妈。

一到面前,马老师就和小娟的妈妈打了个招呼:“你好呀,小娟妈妈。”

小娟妈妈很少和外人打交道,自然不懂如何回应别人的问候,只是漠然地看着马老师。

小娟此时有些不知所措,但马老师像是啥都没注意到似的,神色雀跃地和小娟说:“娟呀,我想请你帮个忙,班里的学生写的字都太乱了,我看只有你写的特别认真,尤其是作文,虽然你写的字数不多,但是个个工整,一看就很舒服。以后你能不能在不上课时去办公室帮我圈出来他们作文本上的错别字呀!”

这话让小娟有些惊讶,还从来没有人说过她写字认真呢,这些年听得最多的就是无穷无尽、各种各样的批评,从没有过夸奖。

她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暖流。

但是面对马老师提出的“帮忙”,她依然有些抗拒,大概是担心马老师也像别的老师一样,是“装”出来的好心。

于是,她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回答说:“我不会”。

不料马老师听了仍然笑盈盈的,“行,那你替老师想着这个事儿,有空的时候麻烦你留个心,看看怎么弄比较好,会了之后再和我说。”

然后,马老师没再停留,更没再问别的问题,就直接微笑着和小娟母女俩告别了。

这次近距离的对话,让小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为什么马老师完全没有其他老师在眼前时的压迫感呢?

同时,小娟有种被重视被关注的感觉,心里一下子就把马老师说的事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回到家之后,她马上仔细审视自己曾经写过的作文,看了几页,发现确实还挺工整的,以前怎么就没觉得呢?

此时,她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找出一本许久没翻过的作文修改辅导书,认真地学习起怎么修改作文。

在学校的时候,她也忍不住看那本书,只是几天功夫,就看完了一整本,光是笔记,就记了十来页。

再次上课的时候,她显得心神不宁,一直在思考怎么告诉马老师,自己准备好帮忙了,但是又担心那只是马老师随口说的一句话,可能早就忘记了,自己如果说了会显得很尴尬。

马老师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下课之后,微笑着走到她面前,俯身问她:“小娟,老师请你帮的那个忙,可以帮我吗?”

她立刻激动地说:“可以的马老师,我准备好了!”

此后,她就成了最常光顾马老师办公室的一员,以往被别的老师叫去办公室,她都尽可能把头低下来,似乎要钻到地缝里。

但是去马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她总会不自觉地抬头挺胸,又礼貌又规矩,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马老师在别的老师面前丢了面子。

是的,她心里已经认为,马老师的面子比自己的面子更重要。

在此期间,她的学习状态也有所好转,尽管成绩依旧一塌糊涂,在外人眼里她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她自己清楚,自己的内心多了很多力量。

她相信,马老师也清楚这一点。

几个星期的时间过去,马老师还是从来没有批评过她一次,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和别的同学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感受,对小娟来说是天翻地覆的。

然而,周围同学的欺负和嘲笑仍未停止,尤其是在老师们不在的时候,以及上下学路上的时候,小娟依旧会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白眼。

她也还会忍不住动嘴或动手,但明显收敛了很多。

一天上午,小娟又在数学课堂上呼呼大睡,数学老师那天似乎心情不好,批评了她几次,她都不屑一顾。

此时,正值领导视察到他们班,视察结果会影响老师的考核成绩,数学老师见状更是气更不打一处来,等领导离开之后,怒气冲冲地把她拎了出去,让她站在走廊里反省。

十来岁的年纪正有强烈的自尊心,何况小娟是女孩,还从来没被任何人这样拎过。

所以,她非常生气,脸上的青筋凸起,眼睛里似乎在着火。

恶狠狠地说了句:“我妈妈昨晚闹了一夜,我趴在桌子上没控制住,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数学老师全然没注意这一点,只觉得小娟今天的表现把自己兢兢业业近一年的努力全毁了。

他大声吼叫着:“别总是拿你那傻妈当借口,你现在不努力,天天不是睡觉就是打架,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你有傻妈,更要比别人勤奋才行,你不是三岁小孩了,还不明白这一点吗!”

可能是他那句“傻妈”刺激到了小娟,她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扬起双手就朝着老师的脸抓去,瞬间出现几道血痕。

此时,其他班级的老师闻声到来,看到是小娟,又看到她抓出的几道血痕,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都开始批评起小娟来:“你这个孩子太过分了,现在都升级到这个恶劣地步了,以后不知道会走上啥路呢!管你是为你好,你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小娟一下子沉默了,又开始像以前那样盯着脚尖看,什么反应都没有。

那些人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马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去。

有几个人赶紧围住马老师告状,马老师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到小娟身边,轻轻地把她的头抱在自己怀里。

她把脸贴在小娟头顶上,温柔又坚定地说了句:“乖,你是我最大的骄傲。”

没想到,小娟听到这句话之后,竟然不顾一切地哇哇大哭起来。

围观的人完全没听到马老师说了什么,看到小娟大哭的时候,又开始指责:“瞅瞅她倒委屈了,从古至今也没哪个学生敢那样对待老师。”

马老师没再说任何话,也不理会同事的话,那些人看到这情景,悻悻地走开了。

让马老师没想到的是,自从那件事之后,小娟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不但主动和数学老师诚恳道歉,还把很多小学的课本带到学校,开始发奋学习。

老师们都觉得不可思议,马老师更是万分欣慰,但她却从没和小娟提过这个话题。

看到小娟利用空闲时间捡破烂卖钱,马老师又在她帮忙改作文的时候说:“小娟啊,我找你帮忙你二话不说就帮我,你要是有啥需要我帮忙的,也和我说,我也要还人情的呀。”

小娟就在帮妈妈检查的时候借了马老师的钱,并主动把提前写好的借条交给马老师。

马老师拿走借条,小心翼翼地放到口袋里,笑着说:“这我可得保存好,以后还要凭条要账呢!”

农村的学校都是老师跟着班级走,小娟在马老师班里顺利度过三年,成绩一路稳步上升,初中毕业时,她的成绩是全校第一,全镇第二。

考上县城里最好的重点高中之后,小娟并没有去,而是去了一所普通高中,只因为那里的招生老师给她许诺,不仅免除三年学费,而且每年还有奖学金,最重要的是,学校会给她在附近租间房,方便她接妈妈过去照顾。

她妈妈的病情好了很多,生活基本能自理,虽然农村老家没了亲人,田地也承包给了别人,但是每到长假,小娟总会带妈妈回去几天,她要去看看马老师。

临走时,马老师每次都要送给她几本书。

后来,小娟考上了一所赫赫有名的重点大学,一路读研又读博,毕业后就成为一个研究所的核心技术人才,过上以前从不敢想的生活。

在这期间,小娟一直带着自己的妈妈,因为上学时总会利用假期去打工挣钱,所以转眼她就十年没见马老师了。

马老师留的电话号码也打不通了。

工作稳定后的第三个月,小娟就拿着存下的6万元钱,带着妈妈回了老家,直奔马老师的家里。

见到已过7旬的马老师之后,小娟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她看到当年温文尔雅的马老师变得老态龙钟,和村里的老妇人看不出差别,脸上因为常年干活晒太阳,变得黝黑,双眼都看着十分浑浊。

家里还有一个看起来十来岁的男孩,竟然看起来和自己母亲当年的病症有些相似。

马老师虽然没有认出来小娟,但是听到小娟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嘴里立刻喃喃有词:“乖,你是个好孩子。”

小娟哭得更厉害了,马老师完全没有忘记她,那句“乖”让她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当年最难忘的场景。

她泣不成声地说:“马老师,你在我初一那年和我说的这句话,乖,你是我最大的骄傲,让我在那一刻意识到我是有价值的,我是有人爱的,我也在那时发了誓,我一定要尽全力活出个样子来,让你真的有一天能为有我这个学生而骄傲。”

马老师听完,又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把她抱怀里,说了句:“小娟,你更是你妈妈的骄傲,也是咱们学校的骄傲。”

邻居们看一向冷清的马老师家里来了人,都来串门,并七嘴八舌地和小娟说马老师这些年的生活。

这个时候,小娟才知道,原来,在自己求学的这些年,马老师过得,远比自己更艰难。

马老师的儿媳要孩子好几年,才终于生下孙子,但在孩子几岁的时候发现他竟然也有自闭症,而且情况远比马老师的儿子严重。

儿媳就外出打工,本想挣钱给孙子看病,却在外面找了人,回来就和马老师的儿子离婚了。

马老师虽然对自己轻症的儿子引导得很好,但是毕竟年纪大了,再加上儿子因为离婚的事,又状态不好,成天让马老师提心吊胆。

家里的事积攒在一起,几乎全压在马老师一个人身上,她渐渐扛不住了,又因为总是因为家里的事请假缺课,被学校领导劝辞了。

此后,她就在家里靠种地和打零工维持全家人的生计。

小娟十分后悔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及时联系马老师,她拿出自己带回的6万元钱,告诉马老师那是偿还的当年借她的钱,马老师无论如何都不要,但小娟还是悄悄放在了她床下的鞋盒里。

回到上班的地方之后,小娟开始四处联系医院,然后再找时间返回老家,带马老师的孙子去大医院就诊,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善他的情况。

因为年龄太大,虽然就医效果也有一些,但是并不明显。

马老师不忍心再麻烦小娟,非要让孙子回老家,说自己命该如此,小娟有这份心,她已经非常感激了。

小娟只能每月打给马老师钱,但马老师依然不愿意接受。

后来,小娟让在县城里开工厂的同学找了个看大门的职位,和马老师说自己听说一个工厂里要招门卫,就要老实本分年纪大的,正好马老师的老伴符合,她介绍了马老师的老伴。

马老师高兴得不行,让老伴去了。

然后,那个人又故意在马老师的老伴面前说,自己给孩子找了好多家教,都教不了,就想找个经验丰富的老师给她补补课。

马老师的老伴就说:“我老伴以前是老师,可有耐心了,教了几十年,就是年纪太大了。”

那人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年纪大的,工厂里也喜欢招年纪大的,做事踏实。

结果,马老师就去了县城给那个人的女儿补课,那个人还专门给他们一家三口租了房,说是工厂的集体宿舍,没人愿意住,干脆给他们住,空着也是空着。

门卫和补课,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那个人给的钱还很高,因为这些钱全是小娟私下里出的,她也愿意承担老人工作过程中的一切责任。

这事直到马老师的老伴生病,才告一段落,在这几年期间,他们也存了一些钱。

全家搬回老家后,小娟就经常打电话给马老师,经常买东西寄给她们,有空就回去看他们,俨然把他们当成了亲人。

如果不是马老师不愿意,小娟还希望能把马老师一家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但是马老师觉得非亲非故,不想欠小娟太多。

村里很多人都议论过这事,有人说马老师有福气,亲生的孩子没出息,却有个胜似孩子的学生,也有人说小娟太傻,照顾马老师一家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但无论外人怎么说,这件事都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人生的无常,以及温暖和鼓励的力量,小娟因为马老师改变了自己的思想和命运,马老师也因为自己的爱与温暖,为自己带来温馨祥和的晚年。

这件事反转得如此温馨,又如此让人敬佩,他们都是值得尊重与学习的平凡人,又都有着一颗不平凡的灵魂。

【3】、来自网友【我只要阳光妹】的最佳回答:

在我13岁那年,一家人正在吃晚饭,门口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男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很有礼貌地问:“请问认识刘某霞吗?是住在这个村里吗?”我刚想开口说认识,却被母亲拉到身后,警觉地问:“你找这个人有什么事?”

我的堂嫂就叫刘某霞,住在距离我家20米的地方。她是从河南嫁过来的,已经为堂哥生下一儿一女,儿子6岁,女儿才11个月大。

在那时的农村,平时很少有陌生人到访。我家就在村口的第一家,,所以一般有陌生人问路或者找人的话都会来问我们。

我堂嫂的娘家人很远,真想不到谁会来找她。父母齐刷刷地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男子笑着说:“叔叔阿姨别紧张,我是按着地址找过来的,刘某霞是我的老乡,我们是河南同一个地方的。”

“哦,原来你跟小霞是老乡啊!快进来快进来。”父母见男人准确说出了堂嫂娘家的地址,赶紧招呼男人,又叫我跑着去告诉堂哥堂嫂。

堂哥和堂嫂赶了过来。

男子礼貌地和堂哥握手,抱着孩子的堂嫂,看到男人却一时怔在那里,很尴尬。

“你怎么找来了?”堂嫂低着头问。

“我想来看看你。”男子挠挠头面带微笑地看着堂嫂。

看到堂嫂怀里抱着孩子,男子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有点失落。

堂哥听说这男人是他老婆的老乡,于是热情地把他接回家里去了。男人从车上提了好几袋礼品,还给我母亲提了一箱苹果。

见到苹果,我和弟弟等他们一走,就抢着挑最大的苹果啃了起来。那时候,苹果都很少见,一年都难得吃一回。

夜色渐晚,我和弟弟早早就上床睡觉了,因为第二天还要读书。

第二天我放学回来,却见堂哥家里闹哄哄的,围了好多人。

我凑前去听,才知道我堂哥和堂嫂吵架了。吵架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个男子,堂嫂的老乡。

堂哥还挥了这男人几拳,不过人家没还手。

是父母和邻居劝开了他们。父亲说:“他是外地人,打伤人家谁都逃脱不了关系。”

“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堂哥生气地问堂嫂。

“只是我的老乡,我也不知道他找上门来啊!”堂嫂抹眼泪。

大伯和伯母则指着男人吼:“你一个毛头小伙胆子大啊,大老远来我家想拆散我儿媳儿子的婚姻?再不走打断你的腿。”

男子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来看看我的老乡而已。”

看来他还是单纯了点,想的事比较简单。

男子见气势不对,想解释也解释不了,提着包要走。

刚好到饭点了,我的父母就留下他,让他吃了午饭再走。

父亲说:“我们农村人也是讲道理的,做人是讲分寸的。留你吃饭是看在你和我侄嫂是老乡的份上,也想对你这个年轻人叮嘱几句话,以后好好记住。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人虚心地连连点头,说他的名字叫小军。

饭后他就走了,走的时候握着我父亲的手,表示万分感谢。

走的时候还塞给了母亲1100元钱。100元钱是给母亲的,说是为了感谢我们家的招待之情。另外1000元让母亲转交给我的堂嫂。说是看到我堂嫂家过得很拮据,是作为老乡的一份心意。

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母亲摇摇头说:“好深情的男孩一个,只是错付了。”

我老远看见,堂嫂在她家门口,抱着孩子一直望着,没有来到跟前。

后来我陆陆续续从邻居和母亲的口中知道了来龙去脉。

原来,堂嫂和这个小军真是同一个镇的。

在堂嫂16岁的时候,经人说媒,和当时才18岁的小军定亲。但是两个人只是在家人的陪伴下见过一次面聊了一下,两家人吃过一次饭,送了一些衣服和水果,没有下聘礼。

因为男孩要去当兵,说等他3年后回来再谈结婚的事。

于是,堂嫂出门打工。

在那期间,两人没再见过面。小军只给堂嫂写过几封信,两个人也没有很多话题。

堂嫂在上班的地方认识了我的堂哥。堂哥当时也才21岁,一表人才,身材高大,很健谈。他在厂里做组长,很多女孩都喜欢他。但是堂哥对我的堂嫂是一见钟情的。听堂嫂说当初我堂哥就像胶水一样甩都甩不掉。

在堂哥甜言蜜语的攻势下,堂嫂也喜欢上了堂哥。堂嫂心甘情愿跟着堂哥回到老家。没有彩礼,娘家人也没有来,就这样生活在一起,后来生下一儿一女。而且直到生下孩子,堂嫂叫父母寄户口本,才知道堂嫂的事。无奈生米煮成熟饭,想反对也无济于事了。

堂嫂说在和堂哥交往期间,小军也来过一封信,但她没回,把全部心思都放到堂哥身上了。

后来,他们之间慢慢没有联系。

得知小军当兵3年后留在部队报读军校,5年后才回到家。回家后知道堂嫂已经结婚,沉默了,后来就正式工作了,听说当什么官了。

再后来,小军找上门来,只为看看堂嫂过得好不好。

说实话,我们一大家子都喜欢堂嫂。她身材高挑,温柔善良,不嫌弃堂哥家家境不好,自婚后就留在家里相夫教子,没有再出去打工。

很多次我们放学的时候,都能看到堂嫂在菜园里种地,堂哥有时也抱着孩子在旁边。看他们有说有笑,很是恩爱的样子。

可自从小军来过家以后,堂哥堂嫂的感情有了变化。

以前对堂嫂百般好的堂哥,开始动不动就对堂嫂发脾气。两个人也常常因小事吵架,感情有了变化。

堂嫂哭道:“我和小军清清白白,没有一点事。”堂哥不听,开始在外面沾花惹草,伯父伯母劝说多次也无济于事。

堂嫂是隐忍的人,继续孝敬公婆,陪伴孩子。

直到堂哥带回一个女人,堂嫂才忍无可忍和堂哥离了婚。

堂哥身边有了固定女人,但没结婚。

堂嫂离开了,孩子没带走。

因为我伯父伯母对堂嫂说:“孙子孙女是我家的血脉,你要走我也留不住,但孩子不能带走。”

堂嫂离婚后没有回娘家,也没有告诉娘家,出门打工。

那时我也在厂里上班了,叫堂嫂来我的厂里做。在我的心里,就算堂哥堂嫂不在一起,我还是会把堂嫂当作永远的亲人。

堂嫂时常惦记她的两个孩子,发了工资也时不时寄点回去给公婆,托付公婆要带好孩子。

多好的女人呀,我的堂哥真是不懂得珍惜。那时我心里是讨厌堂哥的这种不负责任的,平时我还是亲切地叫嫂子。

有一个星期天没加班,堂嫂叫我陪她一起去赴约吃饭。到了饭店,我见到了6年前来我们家找堂嫂的男子小军,是他请我们吃饭。

我以为他们在一起了,不过我也没问。我想,现在堂嫂是单身,和什么人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甚至在心里祝福他们,有缘就在一起吧。

我想这个小军还是放心不下她!

堂嫂却说我别瞎想,小军已经结婚了,只是吃顿饭而已没什么的。

后来小军又说请堂嫂吃饭,她没有去。

半年后,堂嫂接到我伯母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孩子的声音:“妈妈,妈妈,爸爸摔跤了。你回来看看我和妹妹吧!”

一问得知,我堂哥骑摩托车被小车撞伤,左腿骨折住院,做了手术没完全康复,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堂哥身边的那个女人,因为他们之间也没有结婚,听说自从堂哥出了事以后就没露过面了。

挂掉电话,堂嫂别过头去抹眼泪。

我问她:“嫂子,你还爱我堂哥吗?”

“我曾经很爱他,很爱这个家,不爱他的话也不可能心甘情愿跟他回了家,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要不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去看看我堂哥?”我试探着问。

堂嫂沉默没说话。

没多久到了中秋节,堂嫂说她想念孩子了,想回去看看。不过我是去了另外地方的姐姐家,她回了堂哥家。

没想到堂嫂回家几天后出来,整个人都变了,总是说起她两个孩子的话题。堂哥又开始频繁地打电话给堂嫂,她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接了。

一年后结局反转,堂哥堂嫂复婚了,一家人和和睦睦在一起,好像之前的事从未发生……

现在堂嫂的两个孩子已经长大,都很有出息。大的儿子在公安系统工作,小的女儿是小学老师。

听说,堂嫂的儿子能顺利找到好工作,那个小军帮了不少忙。

不过我想要澄清的是,堂嫂和小军之间,或许曾经爱过,但也已是结婚之前的事。他们没有越过自己的底线,忠于自己的婚姻,实属难能可贵。

有时,爱你的人对你念念不忘,你却为你爱的人赴汤蹈火,这也是一种存在的现实。

作为女人,我特别理解堂嫂的做法,我也觉得她好伟大。

堂嫂从19岁就爱上了堂哥,婚后又生下孩子,尽心尽力操持着他们的家。

是什么促使堂嫂不计前嫌原谅堂哥?我想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爱吧!她爱堂哥、爱孩子、爱整个家。

我在此祝愿堂哥堂嫂永远幸福!

【4】、来自网友【脱颖而出的颖】的最佳回答:

表弟带着女友去售楼处购买婚房,看上了一个全款150万的两室,在签合同的时候,女友要求加上自己的名字,表弟说钱是父母出的,要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

转天表弟告诉女友,父母同意了!二人再次来到了售楼处,女友很开心。可是准备签合同的时候却发现,表弟只带来了五十万的首付款…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你听过最反转的故事是什么?】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你听过最反转的故事是什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