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再婚夫妻,到了晚年,最怕什么?

知识问答 admin 3℃ 0评论

关于问题再婚夫妻,到了晚年,最怕什么?一共有2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一往无前梦想家U】的最佳回答:

最怕没有钱。没有钱啥都没有了。

到了晚年最怕有钱的一方先离世。撇下没有钱的再婚老伴。

同学李虹二婚了。找的对象不错!是个厅级干部,就是年龄大了些,大李虹二十岁。今年70岁。我们班同学都挺羡慕的,一班同学40多人还没有混到厅级干部的。

李虹就一下岗工人,就是长得好点,和前夫离婚多年了,一个孩子。现在和孩子在一起生活。没有想到李虹这一下子钓个大鱼。直接变成了厅级干部的家属了。有钱有房有势,真好。

到了李虹结婚那天,同学们都去了捧场。厅级干部也见了,虽说是退休了,但多年当领导的派头还是有的。说是70岁的人,白发红颜。不像是70岁的人。厅级干部是当过多年领导的,年前头房妻子得病死了。没享着福。

李虹二婚好日子开始了。一个下岗工人,以前住的唯一的一套房子给儿子了。自己去厅级干部大房子家享福去了。

可是偏偏幸福的生活太短了。春季体检检查出来厅级干部也得了病,而且是不治之症。同学李虹又开始了伺候病人的工作。

人一得了病,就患得患失起来。无论地位如何,谁也不能幸免。厅级干部把金钱问题看得很重。因为他也是农村出身,一步一步地走上领导岗位。没有后台,没有家庭支持,全凭自己干的。

他的存款单早在再婚时就交给儿女们了。李虹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写得是儿子的名。

厅级干部老奸巨猾。现在对李虹就是当个保姆对待,买菜买东西都是让儿女们送来。李虹在家里没有一点话语权。他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儿女们啥都有了。就是没有二婚妻子的份。

李虹也不是傻子,在底层多年,要不是看在有钱有房有地位的,她才不会找个老头子呢?

她就和老头子软硬兼施,把孬话好话都说到!想要房子。要不然厅级干部一去世,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可是李虹咋说都不行,主要是结婚时间太短,感情还没有培养出来。老头铁了心就是不给李虹个说法。反正他现在病入膏肓了,李虹拿他也没有办法。

李虹现在见了我们同学,只是哭诉老头的狠心。我们都是平民百姓也没有办法帮助她。只能劝她好好地照顾老头。只要他活着,就没有人赶你走。

前些天又遇见了李虹,说厅级干部说了,他去世后,从丧葬费里拿出10万元钱,给李虹。李虹净身出户。李虹也同意了。

所以说再婚夫妻到了晚年,就怕一方的身体不好。特别是有钱有房的一方。如果再婚一定在婚前财产做好分割。没有钱和房子的千万不要去找。

【2】、来自网友【净0325】的最佳回答:

65岁的时候陈宏再次离婚了,不是因为夫妻感情破裂,而是因为他的继子强烈要求自己的母亲和继父陈宏离婚。可陈宏曾经辛辛苦苦把12岁的继子抚养长大,给他买了房买了车娶了媳妇……

陈宏是个能人,他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大学毕业以后,去机械厂当了工程师。那时他是派到厂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厂领导很重视他,他自己也好学,技术水平也不错,替厂里解决了不少机械上的问题。

厂里进国外机器,也是派他出国的,陈宏当时一心都放在厂子里,快30岁还没有恋爱。还是器重他的厂长给他介绍了自己远房的亲戚给他,才让他成了家。

婚后5年,陈宏的妻子生了第一个孩子。1992年,厂里改制,新换的领导不想用原来的嫡系,陈宏虽然为厂子做了很多贡献,但还是被精简下岗了。

陈宏自己有技术,他也是个有能力的人,父母给了他赞助,他拿着家里的存款,下岗的钱,父母的赞助开了一家工具厂,做出口工具。

陈宏刚开始狠狠赚了钱的,买了房子,别墅,车,给父母和岳父岳母都买了新房,送父母和岳父岳母出国旅游。

陈宏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他有钱的时候,亲戚朋友求他帮忙,他都会尽力帮忙。有人找工作,如果厂里有岗位,他也会安排。

陈宏做的是外贸生意,外贸生意赚得多,但风险也大,1999年陈宏接了美国一家公司很大的一个订单。

在交付产品中后,出错了,美国那边有人用了陈宏厂里的工具出了问题。美国方面认为是陈宏厂的产品,不符合他们的安全要求,提出了巨额赔偿。

陈宏和美国公司打了一年多的官司,最终败诉,陈宏得赔出一笔天文数字。陈宏破产了,卖了厂,卖了他名下的房子,别墅,车,父母的房子。

在得知陈宏要破产的时候,妻子向陈宏提出了离婚,妻子清算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带着父母和大女儿离开了他们生活的城市,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才3岁的小女儿跟着陈宏。

因为陈宏的破产,父母都很担心他,他父亲突发脑梗去世了,母亲也一下子病倒了。破产的陈宏变得一无所有,父亲又去世,母亲又生病,办完父亲的葬礼,陈宏病倒了。

陈宏原来帮助过的一个朋友来看他,告诉陈宏:“现在你得从头开始,不如可以跟着我卖保险吧。第一,这份工作比较自由,那你可以照顾你妈妈和你女儿。第二,你是能人,在你没有资金的情况下做销售是你积累资金最快的方法。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东山再起的。”

破产让陈宏见识到了生活的世态炎凉,也让他有了患难见真情的朋友,陈宏跟着朋友去了保险公司。

虽然陈宏的厂破产了,但他好歹做过老板,又有文化。现在他又肯放下面子,比单位很多人都努力,他的保险签单成功率比单位的很多同事大得多。

3年以后,带他进保险公司的朋友早就不做了,可陈宏还在,而且因为他连续2年是保险公司地区的销售冠军,陈宏升职成为区域经理了,成为保险公司的正式员工。

2005年,陈宏凭着做保险,已经年薪百万元了。他还清了债,重新买了大房子,买了车。母亲看他一个人带着女儿和她生活,催着儿子再找个老婆,但他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头次失败的婚姻让陈宏有了阴影。

陈宏他们保险公司新来了个女人,快3个月没有开过一次单,他们保险公司有规定,如果3个月不开单,要自动离职。

一天女人来找陈宏,她说:“经理,帮帮我,我还有一个孩子要养,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一定会更努力的。我谈了一个顾客,就欠临门一脚了,您可不可以帮我压压单。让我谈下这个顾客。”

陈宏看着求自己的这个叫蒋琴的女人,觉得她也不容易,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儿,陈宏答应帮蒋琴一起去谈单。

凑巧的是,蒋琴的顾客居然是陈宏原来厂里的职工,知道陈宏是帮蒋琴来谈单的,说:“老板,本来我其实不想买这份保险了,但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一定会买,那时,哪怕你破产了,你也没有少我们员工一分工资。”

听顾客这么说,蒋琴才知道自己以为的会下单,原来是不一定的单子。陈宏帮蒋琴拿下这个保单,蒋琴很感谢陈宏,也请他吃饭。

陈宏母亲那天带着他女儿去亲戚家玩去了,陈宏想想回家也一个人,就答应了蒋琴。

在吃饭的过程中,也许是因为喝了一点酒,原本话不多的蒋琴开始滔滔不绝。“我原来是个全职妈妈,怀孕生儿子后,就没有上过班了。我老公是大货车司机,收入还行,我们一家三口过得也还可以。”

“可没想到,半年前,我老公出车祸了,撞了一辆小轿车,车上4人抢救无效死亡了,我老公也因为伤势过重,在医院3天后死亡。”

“老公是过失方,全责,虽然买了保险,但也远远不够赔,因为我们得民事赔偿。我卖了房子,卖了车还不够赔偿。”

“现在我带着儿子,租了一个车库住,如果我再丢了一份工作,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了。”

那天,蒋琴喝多了,还是陈宏结的账,陈宏把蒋琴送回家,蒋琴儿子看见陈宏,很狠狠地瞪了他几眼,虽然还是孩子,但让陈宏不由自主的解释:“我是你妈妈同事,她喝多了,我把她送回来。”

也许感情就是从同情开始的,陈宏知道蒋琴的不易后,会在工作中默默帮助蒋琴,给她介绍客户。

蒋琴知道陈宏母亲身体不好,也会去陈宏家帮着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陈宏母亲和女儿都挺喜欢蒋琴的,两个人都怂恿陈宏追求蒋琴。

陈宏也觉得蒋琴不错,贤惠老实,待老人和孩子都好,觉得自己如果和她生活在一起也不错。蒋琴早就喜欢陈宏了,只不过她自己觉得配不上他,陈宏一开口,蒋琴也就答应了。

两个人选择了在一起生活,陈宏知道蒋琴和前夫结婚的时候,没有办婚礼,他还给蒋琴办了一个虽然不盛大但隆重的婚礼。

结婚后,蒋琴带着儿子来到了陈宏家生活。蒋琴儿子秦浩12岁,比陈宏女儿陈晓大了4岁,大概是看见有小哥哥陪自己玩,陈宏女儿很高兴,挺很开心家里多了两个人。

陈晓很喜欢哥哥,哥哥秦浩却不喜欢这个新家和这个新妹妹。陈晓拉着秦浩去看他的新房间,秦浩却推开了陈晓,把陈晓推到了地上。

让蒋琴看到,火冒三丈,狠狠地打了秦浩一下,陈宏连忙拉开。“孩子刚到一个新环境不适应,你干嘛要发火啊?他也不是故意催陈晓的。”

蒋琴让秦浩向陈晓道歉,秦浩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一句:“对不起!”虽然哥哥推了她,陈晓也很大度,她原谅了哥哥,对哥哥说:“没关系!”

陈宏母亲知道秦浩推了陈晓以后,有些不高兴,她背着蒋琴对陈宏说:“你以后,可要防着点蒋琴儿子,蒋琴是不错的,可她儿子未必,你看他的眼神。我感觉他不会是个知道好坏的人。”

“老妈,你说什么呢?他才12岁,懂什么啊。他只不过是新到一个环境感到拘束而已。既然蒋琴嫁给了我,我也得把她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啊。”

“这样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才能越过越好,老妈,你可不要给脸色给这孩子看。孩子是最敏感的,你喜不喜欢他,他肯定能够感觉到的。”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听,但你和蒋琴应该生个孩子。这样她才能跟你好好生活,否则以后你老了,他儿子不让他妈妈跟你在一起,你还真没办法。”

“孩子这种事随缘,蒋琴都40岁了,有了孩子我们就养着,没有也不强求。”

陈宏是个大方的人,既然选择和蒋琴在一起,他就把她儿子当成自己儿子对待。他女儿有的,蒋琴儿子肯定也有。

蒋琴儿子学习成绩不好,他不但自己给辅导,还专门请了补习老师给他一对一的上课。

陈宏对蒋琴儿子不错,蒋琴对陈宏女儿母亲也不错,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自从和陈宏结婚以后,蒋琴就没有上班了,在家照顾陈宏的母亲和一家子。凭着陈宏的工资,一家人生活也过得很不错。

陈晓妈妈离开她的时候才3岁,母亲又从来没有回来看过她,她对母亲没有太多记忆。蒋琴对陈晓好,陈晓把蒋琴当妈妈,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陈晓从叫蒋琴阿姨变成了妈妈。不过,秦浩连叔叔都不太肯叫陈宏,陈宏也不计较。

请了家教以后,秦浩的学习有了明显进步,高考考上了一个二本大学。陈宏和蒋琴把上大学的儿子送到了大学。

每个月陈宏也给秦浩打不少生活费,足以让秦浩在大学生活得不错。知道秦浩恋爱后,每个月又多给他打一份恋爱基金。

秦浩上大学的时候,陈宏母亲去世了,秦浩没有赶回来,这让陈晓很受不了,她从小跟奶奶长大,觉得奶奶虽然对秦浩一般,但也从来没有为难过秦浩,秦浩太不孝顺了。不过看陈宏都没有说话,她也就不说了。

秦浩大学毕业后,没有回家乡,而是选择了去女友的城市工作。这让一心想让儿子回家乡的蒋琴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

还是陈宏劝的蒋琴,“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女友的城市是一线城市,能够找到更适合他的工作,孩子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后来秦浩决定在女友城市结婚,陈宏怕秦浩在女方城市受委屈,全款给秦浩在女方的城市买了套90平方的房子,还给了装修的钱,给了女方彩礼和老家一个盛大的婚礼。收的红包也全部给了秦浩和他妻子。

陈宏觉得自己这个继父做的仁至义尽了,却被女儿听到秦浩对蒋琴说:“还说什么把我也当儿子的,儿子女儿一样对待。可给女儿买的是158个平方的错层,给我买的就是90个平方的二手房。”

“儿子,你不要不知道好坏,不要说你不是亲生的,哪怕是亲生的儿子,父母也不一定会给儿子全款买房。”

“而且你的房价贵呀,你怎么不说你买的90个平方比你妹妹花了158个平方的房子,花钱还要多呢!做人得讲良心!”

“你的婚礼是你继父办的,收到的红包他全部给了你,但请可是要他还的。你说这样的话,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虽然女儿告诉了陈晓秦浩讲得无情的话,让陈宏有点伤心,但知道蒋琴维护自己,他也就释然了。

秦浩结婚不久,妻子就怀孕了,秦浩让蒋琴去他们那里照顾妻子,他告诉蒋琴:“我老婆孕期反应很大,她爸妈都还上班,你得来照顾她。”

蒋琴只能丢下陈宏去照顾儿媳,儿媳生下孙女后,又帮着照顾孙女,陈宏本来打算出钱给他们请个保姆,让蒋琴回来,可秦浩不愿意,就是不让蒋琴回家。

陈宏一次和朋友去喝酒,大概喝酒急了还是怎么了,脑梗了,虽然抢救了过来,但还是半边中风了,而且话也不会说了。

蒋琴接到陈晓的电话,连忙赶了回来,可蒋琴才回来照顾陈宏三天。秦浩就赶了过来,让蒋琴跟他回去照顾孙女,并且说他妻子怀二胎了。

秦浩不仅让蒋琴跟她回他的家,还让蒋琴和陈宏离婚,还说:“他现在瘫了,你照顾他多辛苦啊,我这是心疼你。”

“如果你不和他离婚,那我以后不会给你养老的,你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蒋琴虽然舍不得陈宏,也知道对不起陈宏,但她还是选择了儿子。

陈晓知道秦浩逼着蒋琴和爸爸离婚,气急了。她觉得秦浩就是一个白眼狼,自己爸爸太吃亏了。

陈晓让秦浩归还,爸爸买给他的房子,可她原本视为哥哥的秦浩却说:“那房子是你爸爸心甘情愿买给我的,写的也是我的名字,我没有逼他,现在后悔晚了。”

听秦浩说这样无情无义的话,陈晓气急了,看着偏瘫的爸爸,她一时也没有办法留住蒋琴。

看着爸爸对摆手,说着不清不楚得“离,离,离!”陈晓只能同意了陈宏和蒋琴离婚,让蒋琴跟着秦浩离开。

陈晓给爸爸请了个看护,她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让解除夫妻关系的蒋琴儿子秦浩,归还给他买的房,现在官司还在打着呢,也不知道房子能不能拿的回来。

写在最后:

再婚夫妻最怕遇到这样白眼狼的孩子,辛辛苦苦抚养长大,还给买了房,给他结了婚,却一点不知道感恩。

让陈宏白白辛苦十多年,赔了感情,赔的金钱。白给别人养大了儿子,到自己老了,生病了,却没人照顾。

中国有句古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陈宏母亲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可是陈宏没有听进母亲的话啊,对和他不亲近的孩子也完全不设防。

再婚夫妻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没有原配夫妻这么单纯。双方的父母,孩子,经济条件等等太多因素要考虑,要权衡利弊,让感情就变得复杂,不纯粹了。

但我个人一直相信好人有好报的,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秦浩这样忘恩负义的人,我觉得不会有好下场的。陈晓的官司应该能打赢,应该让秦浩退回陈宏给他买的房子!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再婚夫妻,到了晚年,最怕什么?】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再婚夫妻,到了晚年,最怕什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