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一个人可以命苦到什么程度?

知识问答 admin 2℃ 0评论

关于问题一个人可以命苦到什么程度?一共有4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我是文君啊】的最佳回答:

苦命的萍姐,好不容易有个疼她的男人,舍得给她花钱,舍得带她看病的婚外男人,没想到好好的,谁也想不到的走了。

萍姐哭的无法自拔,她跟我微信诉说:

世上再也没人像他那样对我好了。

萍姐微胖,中等个头皮肤白皙,地道的南方人,语速很快,我听起来很费劲,她却不会打字:

我没读过书。

她讲她的生活:

我老公哮喘,不能做工、不能做饭,成天躺在床上疑神疑鬼,我下班晚一点回去,他趁我路过他身边,一杯尿泼我身上、脸上,然后各种极下作的话骂我,那一天不骂一定是他有病了没力气或者我神经过敏不适应了。

我命苦啊,一连生了两儿子,男人从结婚就没做过工,刚开始还能做做手工,后来啥也不做了,他不做只有我做,我做两份做三份,回家还要伺候他们爷父三个,那天盐咸盐甜会整夜整夜的咒骂,让你无法睡觉。

我知道他是成心不让我睡觉的:

你睡够了出去胡搞。

萍姐说:

他不出工不做饭,他白天睡觉晚上精神,除了骂人该做的做不了,做不了就骂我在外面胡搞。

我问:

他知道你外面有人。

萍姐说:

骂了十几年,外面有人才是这几年的事,我我也是女人,虽然长相一般,但是女人要的我也想要啊,更何况我像牛一样的拉梨回家,还要做驴的工作托起一家人的日子。

两个儿子上学,买房,结婚成家都是我每天早上在商场搞卫生,九点半下班去做钟点工,晚上给人家烧饭,一天二十四小时,我十四个小时在工作,回到家做饭洗衣服,收拾家还要被泼尿被咒骂,有人疼不可以吗?

我问:

那他怎么走的?

萍姐说:

那天我骑车摔了一跤,腰提不起来,又疼又没劲,给我男人打电话,男人说:

给我打电话有屁用,我能背你去医院还是有钱给你交住院费。

我没办法就给大儿子打电话:

军军,我骑车摔了一跤,腰疼不行。

你猜我老大怎么说:

我媳妇孕吐厉害,我不敢走开。

我又给老二打电话:

强强,妈妈骑车摔了一跤,腰疼爬不起来。

你猜老二怎么说,老二说:

我正忙着,闲了打过来。

我摔倒腰疼爬不起来,他却说忙没时间接听,始终没有打电话回来。

没办法我只能给老廖打电话:

老廖,我摔了一跤,爬不起来。

老廖人没来,却转过来五千块钱,我自己打了120去了医院,好在只是错了气,伤了皮肉。在医院里睡了三天安稳觉,穷人贱命睡了三天就好了。

不好不行啊,老大买房按揭款我在还,老二结婚的帐是我借的,我老公躺床上还要吃药吃烟,全是我每天十几个小时在挖抓,这头挖那头出,忙的照镜子的时间都没有。

她说:

我以为老天爷睁眼了呢,给我送了个老廖,老廖比我小一岁,是商场里面的安保,他家拆迁户也不在乎工资多少,做安保做的很随意,商场里谁有困难他都帮,有时候甚至帮人家看店,我的活就是他介绍的。

我说:

老廖也是个实在人,那你两怎么走到一起的?

萍姐说:

我早上没吃饭,低血糖犯了,满头大汗心跳加速,他老远看我不对劲就跑过来,他也有低血糖,口袋里装着巧克力。

那天我吃了他三块融化的巧克力,第二天我给他买了一只叫花子鸡,他说:

谁让你买鸡来,你的钱是命根子,退掉起。

吃嘴的东西那里能退掉啊,我们就好上了。

她又说:

人穷命贱啊,有福气压不住,每天早上他都买两份早点,看我月底紧张了给我发三千两千,我日子稍微有点甜头,他却走了。

我睡了三天出院后去商场上班,却听到人说:

老廖走了,前天下班前还开玩笑说,明天请大家吃羊肉粉,昨天收到他家人电话:

廖国伟去世了。

萍姐说苦难的时候语速很快,就像不爱读书的孩子翻书,说到老廖的时候,语速缓慢而伤悲,带着哽咽带着伤心。

我能理解她心里的悲伤,虽然不赞成婚外情,但是真爱还是很动情。

其实老廖的具体情况萍姐也不太清楚,她没去过老廖家,只是每天搞卫生时两人相互笑一笑,搞完卫生拿起老廖买的早点,吃的心满意足。

老廖还给我送了一朵玫瑰花,我以为玫瑰花是玫瑰味,原来玫瑰花是花露水的味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笑了,顺便滴下两滴泪。

至于具体我没问,她也没说。

我说:

这样的日子你怎么能坚持到今天啊,早应该离开他。

萍姐说:

我丢下两个儿子走了,会被人骂死的,那有妈妈不管孩子的,再说,我走了他也活不成。

我叹了一口气:

他那样折磨你,你还怕他活不成。

萍姐说:

他活着,我两儿子有个父亲,找媳妇也好找一点。

我知道她认死理,几十年都没离,估计以后就把自己拴在哮喘这个枯木朽藤上了!

【2】、来自网友【妖妖很努力】的最佳回答:

同村的孩子小龙。不到一岁,他妈妈出车祸当场死亡,车主给赔了十六万当做他的抚养费。

他爸爸那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对孩子的事毫无概念,在他妈妈去世后,他爸就跑了。

是的,跑了,好多年都没回来。

爷爷拿着巨额赔偿金给家里盖了三层小洋楼。

他的奶奶是个哑巴,不不,应该说是继奶奶,他的亲奶奶很多年前,在被他爷爷的一次家暴后,不久就生病没了。

这个不亲的继奶奶,开始时还是对他好的。但他的爷爷经常不安分地在外面沾花惹草,回家后心里不高兴就打他奶奶。最过分的是有一次,他爷爷拖着他奶奶的头发,拖到了离他家有一百多米的池塘,按着他奶奶的头就往脏水里淹。

要不是同村的人看到阻止,他奶奶可能都没命了。

后来可能是继奶奶心里很苦,对待这个不是亲生的孙子也没了耐心。刚开始她还对孩子嘘寒问暖一日三餐,到后来因为他爷爷一次又一次的家暴,他奶奶对他也一天不如一天。

记得那会儿他刚学会走路吧!大概两岁左右的样子。我每次学校放假都能看到他晃悠悠的走在村子里,头低着,眼睛在路上找着,捡一些东西来吃,穿的也是脏兮兮的。同村的孩子都笑话他,不愿意跟他玩。

有时候经过他家园子时,能够听到里面传来哭声,我出于好奇望了进去,是他问他奶奶要吃的,他奶奶很不耐烦,朝着他头上猛地扇巴掌。我心下一惊,连忙出声打断。但我也清楚,救得了一次,救不了一辈子。

在他五六岁的时候他爸爸回家了,那年我刚好放寒假,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他爸爸在村中心扯皮,笑得开怀。

这个男人丝毫没有关心他的孩子,任由自己的孩子在路上捡东西吃,被其他小孩打。

期间有小孩子拿着小石子追着他打,他奋力跑到他爸爸身后却摔了一跤,他喊:爸爸,爸爸,有人打我。男人却跟别人谈得津津有味,不知道没听到还是怎么回事,一直也没转过头去看。

刚开始他喊的时候,那些小孩子还有些忌惮,害怕他爸爸过来训斥他们,然而看到他爸爸没有任何维护他的意思,那些小孩子便更加明目张胆了,对他也欺负的更加狠了。

有段时间我妈开了个小卖部。在我大二暑假那年我没什么事就在小卖部待着看店。经常看到他来小卖部,但他不买东西,就只是看着。他一声不吭地看着别的小孩子吃东西玩玩具。

我也知道,他是没钱买东西的。

有时候于心不忍,我便拿一些零食和玩具给他。刚开始他一脸戒备并不收,还是宁愿在地上捡东西吃,能捡到别人掉下来的一颗糖他都要开心好久。后来我给的次数多了,他也放心戒备拿着了。但是和他说话他却一言不发。

同年寒假。临近过年,别的小孩子都来买小烟花放,小孩子们一堆一堆地聚集在一起玩,人群中的他格外扎眼,因为只有他脏兮兮的没有新衣服,手里也没有烟花。他一脸羡慕地抬头仰望着天空一瞬即逝的烟花。

我随手拿了一把烟花,带着他放了几支,他非常开心,把剩下的都自己放完了。那天他蹦蹦跳跳地笑着叫我“姐姐”,第一次看着他混沌的眼神有了神采。

落日余晖,小龙逆着晚霞的光跑进小卖铺,他环顾四周之后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角落。他小心翼翼地摊开手,是一颗糖。糖纸亮晶晶的,小龙的眸子也是亮晶晶的。

他说:姐姐,这颗糖????很干净,是姑姑往包里装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的。喏,我请你吃糖……

看着浑身脏兮兮、瘦弱的小龙,我眼眶一热,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从未对他多好过,只是没有欺负他,看不下去给过几次吃的而已。

自此之后,隔三差五的他就开心的跑过来找我,蹦蹦跳跳的喊着姐姐。有时候还会跟我说谁欺负他了,谁打他了。也有的时候会带着自己认为最珍贵东西来找我,一脸期待地送给我。

时光荏苒,我毕业工作了,回家的次数也少了许多。当然,见到他的次数也变少了。但是令我感到疑惑的是,不管我们隔了多久没有见到,他看到我回村的时候,都会开心的跑过来,亲切的喊着:姐姐。

他身上被其他孩子打的伤,可能从来没有被处理过,所以总能看见他旧伤未去,又添了新伤,脸上的疤痕触目惊心。有时候身上带钱了,我就拿出来一点给他,但慢慢地他就不要了,说他有钱。

那年过年我回家,听到爸妈谈起他。大概意思就是说他越来越笨了,一年级就读了好几年,后来学校怎么也不肯收了,于是他就回家了。我初中的时候有一辆自行车,已经很旧了,但还是能骑,我看他无聊,就送给了他。后来他每天就骑着自行车满村子跑。

实习结束我回家,又看到了皲黑瘦弱的小龙骑着自行车,他看见我之后飞快地蹬着脚踏,双手放开了车头,嘴里依旧大声喊着姐姐姐姐,一脸开心的给我展示他高超的骑车技术。算算年龄,那会儿他已经十四岁了。

十四岁的小龙只上了一年级,智商也仿佛停留在了一年级。他的脸上看上去并没有同龄孩子机灵,可以感觉出来他说话毫无章法,思维也很缓慢,但依然不变的是他看到我的时候亮晶晶的眼睛。

他的脑袋很大概率是被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和村里的孩子们打坏了,尽管知道是这样,可是我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他有爸爸有爷爷奶奶,和别的孩子只差了一个妈,却活成了天壤之别。

20年疫情稳定后我回家,正好碰见村里的孩子在打架,旁边有一圈在看热闹的大人。小龙被一个长得壮实的孩子打倒在地,有一个小孩还将小龙的头踩住,小龙的脸被地上的树枝擦破了皮。一旁的群众像是主播的声卡音效般的发出哄堂大笑,没有一个人上去劝架。

“你们干嘛呢?起开!”我气血翻涌大喝一声,一手抱着女儿冲过去拉起小龙,将他带到我家。

我问他:“他们为什么打你?”

小龙的表达乱七八糟,说谁谁打他,干嘛都打,哪个天天光打他……大致意思可以听出来,就是那些孩子没事就打他,只要看见了就打。

我一时语塞,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安慰他的话。

小龙可能除了自理能力之外,已经不具备其它的生存能力了。他不能明确地表达出来自己的想法,更不知道有什么是非的观念。就算告诉他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依旧逃不了被打,他的世界里也只有打与被打!

现在的小龙17岁了,个头没有同龄的孩子高,还又黑又瘦,看起来不似其他孩子那样健康,永远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其他方面也能够明显看出,他和同龄人有越来越大的差距了。

他好像很喜欢在村中心的活动中心玩,我家的小卖部就开在活动中心的东边,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他。

那天正值周末,村里的小孩有很多都在那里,他跟七八岁的孩子玩得非常开心。村里的一个大叔年纪的人骑车经过,看见小龙就停下车来调侃,戏谑地叫他“黑傻”。小龙看到后捡起石头就扔了过去,还连着扔了好几下,那人起初还能笑着继续调笑小龙,可是当有一块石子砸在他身上时,他立刻恼羞成怒,放下车子就准备……

看到那人的架势,我赶紧从板凳上弹起来冲着对面喊了一声小龙,跑过去拿掉了他手里的石子,刚开始他条件反射想要反抗,能感受得到他在用力甩我。他带着愤怒的眼神转过头,呆愣着看了我好一会儿眉头才舒展开,他大声地喊了一句姐姐。

那人看到我后,立马有些心虚的骑上电动车走了。

写到这个的时候我问了老妈他家的现状,通过我妈的叙述,也差不多知道了他家状况。小龙他爸前年进了监狱,得好几年才能出来。他的爷爷奶奶零售烟花爆竹生意可观,维持生计应该不成问题。

小龙现在长大了,其它的小孩不敢欺负他了,但是由于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很是偏激。除了他家人,别的孩子但凡有一点嘲讽他或者欺负他的意思,他就会主动攻击别人。

他家自从他妈妈的赔偿金到手后,还算过得不错,房子盖得很气派,后面陆续装修之后,里里外外都还不错。

从他家经过的时候,通过栅栏大门就能看到他在院子里玩,有时候呆呆坐着看着路上的车辆,有时候又起来在大门口徘徊。高高的个子在小小的院子里晃悠,看起来很是单薄无助。

对于他现在所处的环境,他现在可能并不太懂。也许现在没有情感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快乐!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所遭受的一切,能够真真切切感受这个世界的悲欢离合,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和阴暗,想来会更痛苦。

如果小龙一辈子衣食无忧地活着,可能不会有多难。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一辈子衣食无忧啊!

我想,往后他真的会越来越难!

命苦的孩子,我能看见你的苦难,却帮不了你多少,唉!姐姐没有能够拯救世界的能力,却有一颗悲悯天下的心!

【3】、来自网友【百灵说】的最佳回答:

我的前女同事,被迫离职一个月后在家中死亡。她去世的第二天,她老公就抱着孩子堵在了我们公司,在看清楚孩子的长相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一个人的命可以苦到那种程度。

或许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能明白那些在绝望中挣扎的人有多痛苦。我这个女同事和她的孩子,是我见过zui命苦的人。

这个女同事姓夏,原本,她是一个特别爱笑的女孩,同事们都亲切地叫她夏夏。我进公司的时候,她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两三年了,夏夏是公司第一个让我觉得好相处的人,她很温柔,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还总是带着微笑,很有亲和力。

当时我就在想,我要是个男的,肯定会喜欢夏夏这种温柔又爱笑的女生。

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从同事们口中得知,夏夏已经结婚了,而且嫁得很好。她只是个普通的本科生,而她丈夫却是211大学的研究生。

一开始,我们都觉得她嫁得好,生活一定很幸福。很多女同事都很羡慕她,还说她是嫁对了人,所以才会每天都有那么好的状态,总是一副温柔恬静的样子,完全不像是结了婚的人。

可自从夏夏生完二胎后,她整个人都变了,脸上标志性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了。

夏夏的头胎生了个女儿,很可爱,生完头胎后,孩子放在家里由奶奶带,夏夏依旧能够继续正常上班。

可头胎还不到五个月的时候,夏夏就火速怀上了二胎。夏夏二胎生了个儿子,如愿凑成了一个好字。很多同事都很羡慕她,说她的人生圆满了。

可生完二胎之后,产假还没结束夏夏就回到了公司上班,整个人状态完全变了,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岁一样,再也没有了以前温柔恬静的样子,也没有了她曾经每天挂在脸上的笑容。

夏夏是干财务工作的,那时候正是年底,是财务一年中zui忙的时候,可夏夏每天中午都坚持赶回家给孩子喂奶。其他哺乳期的女同事都是在公司吸奶带回家给孩子喝,可夏夏每天都要赶回去,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晚上还要加班到很晚。

我们看她每天忙得焦头烂额,整个人都憔悴了,就劝她中午不要回家了。夏夏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再看到她的眼睛时,双眼已经噙满了泪水。

她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她的家事,但我们都知道,她过得并不好。大家都劝夏夏开心点,孩子小的时候累人,大点就好了。

本以为夏夏只是太累了,所以才才会变得这么伤感,她的状况会随着孩子的成长慢慢改善,却没想到,她一步步走上了jue路。

夏夏生完二胎回来工作的第二个月,那天是周一,夏夏的老公一大早就赶到了公司,要求人事部马上给夏夏办理离职手续。

原本按照公司的规定,离职都是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的,而且需要本人亲自提出离职并办理离职交接手续。可领导却答应了夏夏老公,同意了让夏夏马上离职,这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期间联系夏夏她也一直没有回复。

第二天,夏夏来了,她双眼红肿,哭着她说不愿意离职,但上了几天班之后,她最终还是办理了离职手续,我们都知道,她不是自愿离职,这是她被迫做出的选择,因为她老公那几天来公司好几次。

后来我们才知道,她老公逼她离职的原因是,夏夏工作压力过大,心情不好,甚至还掉进了河里,好在被人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公司自然是不想惹麻烦,只能同意让夏夏马上离职。

虽然大家都很惋惜,但也觉得夏夏确实太累了,她老公的做法也是为她好,回家休息确实是个好办法。

却没想到,一个月后,噩耗再次传来。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一大早,我们刚到公司,夏夏的老公就抱着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闹到了公司,说夏夏去世了,要求公司赔偿。

我们得知这样的消息,都很震惊,也很难过,曾经那个温柔又爱笑的女孩,怎么突然就没了。

按理说,夏夏已经离职一个多月了,她即便是身故了,也已经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可他老公却觉得都是公司工作压力太大给害的,所以带了一群人到公司索赔。

公司为了息事宁人,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把夏夏老公请到了会议室协商,可有个老太婆还是一直在办公区域大声嚷嚷,说我们都是些傻子,这样的害人的公司,怎么还在这里工作,还让我们都不要工作了,不然就是对不起夏夏。

从她的口中,我们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夏夏是在当天凌晨去世的,她老公天发现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已经凉了。然后天一亮,一大家子就闹到了公司。至于死亡原因她没有说,只是说夏夏晚饭还吃了两碗饭,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这个老太婆是夏夏的婆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一想到夏夏要和这样的人朝夕相处,我都觉得很窒息。

谈了一上午之后,没有达成共识,那一大群人本想大闹一场,可因为公司报警了,最终他们被压了下去。

之后,夏夏的老公在公司口无遮拦的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那些话我都不敢相信是从一名高材生口中说出来的。事实证明,学历高的人,素质不一定就高。

本以为他发泄之后,事情也就结束了,却没想到,他做出了更加缺德的事。

眼看目的没达到,那男的直接把几个月大的儿子放在公司地板上,任凭孩子在冰冷的地上哇哇大哭,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家都觉得孩子好可怜,不仅没了妈妈,爸爸也不心疼他。看清孩子的长相后,我才明白这孩子的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苦。

同事们不忍心,赶紧把孩子从地上抱起来,给他裹上了毯子。孩子带着帽子,之前我们都没注意到,这时候凑近了才看清楚,孩子缺了一只耳朵,缺了耳朵的一边光溜溜的连孔都没有,只有一个很小的肉球,看得人心里一阵难受。

五个月大的孩子,原本应该是肉嘟嘟的样子,可这个孩子看起来却很瘦,额头上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血管,小手摸起来也没什么肉,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本以为只是外观上的缺陷,却没想到,更糟糕的是孩子还听不到声音,无论我们怎么试,他都对声音毫无反应,只是一脸害怕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清澈的小眼睛看起来茫然而又无助。

这么小的孩子,正是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可他的人生,仿佛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蒙上了阴影。

同事们轮流抱着孩子哄,只希望给孩子力所能及的温暖。可无论怎么哄,孩子还是一直在哭,哭得嗓子都快要哑了。看着这个孩子,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夏夏,心痛得不行。

有经验的同事把手指伸到孩子脸颊边,孩子立马转头想要去含手指,一看就是饿极了的样子,就算是早上吃过奶出门,到中午也是好几个小时了,孩子一点奶都没吃,肯定是饿了。

同事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买点奶粉来冲给孩子吃,但因为不知道孩子适合喝什么奶粉,怕出问题,只能先打电话给夏夏的老公询问。

可没想到,那男的不仅不关心孩子,还说谁也不许给孩子喂东西,不然谁喂出了事谁就得负责。他这么一说,我们也是束手无策,谁也不敢冒这个险,孩子本来就有问题,谁也不知道能不能随便喂奶粉。

所以,大家只能继续安抚孩子,孩子哭得声嘶力竭,很多女同事也默默跟着流眼泪,那种场景,至今想起来依然觉得难受。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孩子都哭不出声了才睡着。

可能也就只有睡着的时候,他才不会觉得害怕,也不会觉得饿。

那天中午,孩子饿着肚子,很多同事也没吃饭,陪着他饿了一下午的肚子,大家都点了饭到办公室,但听着孩子的哭声,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根本吃不下去。

到那时候我们才明白,为什么夏夏每天都要坚持赶回家喂奶,大概是孩子在那样的家里她不放心吧。

有的生命,一来到世上就能得到万千宠爱。而有的生命,从出生起就注定不受欢迎,也注定了命会很苦。夏夏的孩子就是我见过最命苦的孩子,夏夏的命苦是从生二胎开始,而孩子的命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

后来,夏夏的老公又来了,闹了一通之后,公司领导最终看着孩子的面上,给了一些钱,不算是赔偿,就当做抚慰金。得到钱之后,那个哭得嗓子都哑了的孩子终于被那对母子带回了家,没人知道孩子的未来会是怎样。

现在,我已经从原来的公司离职两年了,那件事情也已经过去四五年了,前几天听以前的同事说,那个孩子好像是被奶奶带回了老家,孩子的未来几乎可以说是一片昏暗。

一个人的命可以苦到什么程度?

有的人生来就命苦,有句很励志的话叫做:“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夏夏的孩子不仅失去了唯一爱他的妈妈,还没有健康的身体,他又该如何逆天改命?

让夏夏jue望的不是工作压力,而是让她看不到希望的家人。

写在最后:

我们的生命都只有一次,电影《人生大事》里有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人这一生,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夏夏的选择令人心痛,她或许不知道,她的离去是对孩子的伤害,也是对爱她关心她的父母和亲人们的伤害,真的很不值得。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风雨过后就有机会看到彩虹。婚姻走不下去了就离,生病了就积极治疗,没钱了就努力去挣……除了生死,什么坎坷最终都能跨过。

【4】、来自网友【张欣敏】的最佳回答:

我曾经教过一个男孩,他的命真的很苦,但是这个男孩特别懂事,也很坚强。

这个男孩子的父亲,是在他出生三个月时,意外死亡,是在我们老家开山时,被炸死的;他的母亲在他5个月时改嫁了,把他留给了他的爷爷奶奶,爷爷在他上幼儿园时也撒手而去,他和奶奶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苦。地里有干不了的农活,他的两个姑姑也会偶尔来搭把手,平时就他祖孙两人。

这个孩子上三年级时,我是他的班主任,他上一、二年级时是班里的班长,我便让他继续当班长,他特别懂事,什么事情交待给他,他都能很好的完成,让我省了不少心,我用不了的备课本,稿纸和笔都送给他,他在学校里不用交任何费用,都是学校申请免费的,有不能免费的,都是学校帮他交上。

可是在他上四年级时,他的奶奶也病了!他还要上学,还要照顾奶奶,有一次我看到他特别疲惫,上课打瞌睡,下课时,问他咋回事,他告诉我:“昨天夜里奶奶又犯病了,喘不上气,我跑到医院去叫医生,他们不去,我又到了村里的另一个医生家里才把医生叫去,给奶奶输上液,我看着奶奶输液,熬了一夜,也不敢睡觉,今天奶奶好些啦!我有点太困了。”我摸了摸他的头,心疼地说,让你姑姑来照顾吧!你一个孩子怎么照顾啊!他“嗯”了一声,我说:“快去教室睡会吧!”我当时特别难过,村的诊所都是村里的医生,每天都有人值班,有人叫,都会出诊的,他们不去,还不是看只是一个孩子吗!换别人一定会出诊的!没过几天,他奶奶也过世啦!这个孩子彻底地成了“孤儿″。

他奶奶岀完殡,他的两个姑姑也走啦!这个孩子怎么办?没人管没人问,一个邻居看不下去啦!把这个孩子叫回了家,这个孩子在邻居家待了几天,那几天我看得出孩子的那种无助,他每天魂不守舍,上课时,坐在那里发呆,下课后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角落里,我看到这些特别心疼,孩子真的没家啦!在邻居家里他应该心里不踏实,那毕竟不是他的家!这个邻居也是我们校的老师,她的孩子和这个男孩是特别要好的同学,我找到了这个老师,和她谈了谈这个孩子的状况,她说:“我和他二个姑姑商量一下,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安排!”

又过了几天,他二姑终于来到了学校,正是下课的时间,这个孩子看到,飞快地跑过去!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拉住他二姑的手,高兴地叫着”姑姑″。他二姑说:”你先去教室,我和你老师谈谈!”我们在办公室谈了很久,我说:”这个孩子智力很好,特别聪明,成绩在班里都是第一名,第二名的时候很少,接受能力特别强,将来一定是个上大学的好苗子,如果不上学,实在可惜,他在这边的费用,学校一切全免,将来上了初中,也可以继续申请,他成绩好,申请免费也不会成问题,不会给你们造成太大的经济负担。″他姑姑说得特别好:“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他辍学的,只要我的孩子能上的起学,我保证我侄子也能上,将来他生活的好,我脸上也有光。”听她这么说,我有些欣慰,这么好的孩子,他应该有个好归宿。

我说现在孩子怎么办呢!因为他姑姑不在这个村,孩子还有一年就上初中了,(因为那时小学还是五年制),我们校长说:“孩子如果想转校,去你们村上读也行,如果不转校我们会给他解决住宿和吃的问题,穿的问题你们负责。”他姑姑说问问孩子吧!把孩子叫过来,给他说了一下情况,问他,你愿意转校吗?孩子说,不想转,就这样孩子还在我们学校读书,一般情况下,都是我给他做饭吃,因为我是他的老师,另一位教他的是个男老师,从此以后,这个孩子成了我们所有老师的孩子,哪个老师家里做好吃的,就会带他去家里吃,有一天,他很高兴的对我说:”老师,我这周都吃了三次水饺喽!”我笑着说:“老师还不如你呢!老师还没混上水饺呢!”。

学校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就把这个孩子的吃、住给安排在我们的办公室里,用书厨做了个隔断,里面放了一张床,又给他找了个同学,晚上和他做伴。他非常懂事会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水缸里的水都提的满满的,有时候给他做的饭多啦!吃不完,他都不舍得倒掉,他会告诉我:”老师,今天不要给我做饭啦!我上午还没吃完呢,吃剩的就行!″我笑着开玩笑地说:“怎么能吃剩的呢?剩的不好吃,也不健康!你是不是不想刷锅啦!想偷懒啊?”他笑着说:“不是,就是想让您省点事!”我说:“没事,做饭很快的!”

有一次我的课是最后一节,因为上课误了给他做饭。放学后,我才给他做,别的老师都回家啦!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俩个,他站在旁边和我聊天,他说:“老师,我会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有一天也会过来求我的。”我愣住了,一个10岁的孩子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我说:“怎么啦?为什么这么说?”经我这么一问,孩子的眼圈红了,说:“老师,您知道吗?我奶奶快死的时候,我两个姑姑都来了,他们就在院子里也不进屋,她们让我进屋去看看我奶奶还有气吗!她们教给我,让我把手指放在奶奶鼻子下试试有气吧!她们让我去,我也不敢不去啊,我也害怕,我闭着眼摸着进去的。”“为什么你姑姑不去呢?”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大声地说。“姑姑说,她们害怕。”孩子的泪水顺着他那红朴朴的小脸滚落下来!我的心特别的痛,可恶的姑姑,这可是你们的亲侄子啊!难道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们害怕,难道孩子不怕吗?那是你们的亲生母亲啊!有什么可怕的呢?

孩子又接着说:“奶奶死了后,我姑姑让我找人抬棺材,我跑了这家跑那家,这个不去,那个也不去,说得话特别难听,我跑了好多家才跑够了几个抬棺材的人,回来后又让我买“老盆子”(老人死后,抬棺时摔的瓦盆),可是跑了很多商店也没有,最后在另一个村才买到,把奶奶下葬后,我的腿已经不会走路啦!″可怜的孩子,这些事本不该让一个孩子来做啊!他的姑姑干吗去啦?为什么让一个10岁的孩子来承受这一切呢?死的人是你的母亲,你做女儿的不应该吗?孩子已经泣不成声,我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安抚道:“你要好好学习,快点成长,等你长大啦!你就会学很多本领,就不会求人这么难啦!你要坚强,因为你是一个男子汉,你别再去想那些事啦!都过去啦!你看看咱们班同学对你多好啊!还有老师们都很照顾你!多想想这些就不难过啦!想点高兴的,把这些不开心的事忘掉,老师希望看到你每天高高兴兴的,行吗?”我帮他擦掉泪水,把饭盛上,对他说:“快尝尝,看看今天老师炒的菜好吃吗!”他夹了一口放到嘴里说:“好吃!老师,你别回家啦!也在这儿吃吧!咱俩一块吃!”我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不啦!家里还等着我呢!你快吃,别凉了!”说完,我便走出了办公室,我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我特别气愤,气他的姑姑的冷漠,气邻居的薄情,一个孩子求到你们,你们怎么忍心拒绝,我真的知道了什么叫“人走茶凉”。这个社会是多么的现实!多么的残酷啊!

后来这个孩子,是在他妈妈改嫁的村庄读的初中,吃住都在他妈妈那里。他的妈妈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改嫁后,生了个女孩,不久丈夫发生意外,造成了下肢瘫痪,坐在轮椅上,靠赶集补鞋勉强维持生活,后来生意也不行,又在他家附近开了个小卖部,生意也不好,勉强糊口。农村庄稼地里没有男人,靠一个女人也是非常难的,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继父对他还不错,可生活实在太拮据啦!孩子上完初中,就出去打工啦!

关于他以后的事就不清楚啦!只是听说他后来误入了传销组织,岀来后,开起了长途大货车,他的继父拿出了他全部的积蓄,帮他在我们县城买了楼房,如今也娶妻生子啦!生活得还不错。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一个人可以命苦到什么程度?】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一个人可以命苦到什么程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