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你的亲戚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知识问答 admin 2℃ 0评论

关于问题你的亲戚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一共有3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自北向南】的最佳回答:

我姨夫有个儿子,也是个无业游民,最近因为疫情也没办法上班,然后最近我也退伍回来有点退伍费,然后他就说他儿子以前学的是经济管理学,让我给他儿子投资开一家烟酒店,然后每个月再给他儿子3500块工资,再把法人代表写成他儿子的名字,如果赚钱了,给我分红,赔了先算我的,等他儿子以后赚到钱了再还我[流泪]

【2】、来自网友【帅哥麻麻】的最佳回答:

老公的堂弟,准备花30W买我120W的学区房,说让我们赚3万。被拒绝后,怂恿我公公来当说客,我当着一众长辈和亲戚们的面,说了“大逆不道”的话,事后公公却说我是他见过的,情商最高的人。

我公公弟兄七人,刚嫁过来的时候,差不多花了一年的时间,我才捋清楚各叔伯及堂姐弟的关系。

这个堂弟是五叔家的儿子,比我老公小6岁。

经常会冒出一些奇葩的思维理论,我一直不怎么待见他。

所幸只有过年时才会碰面,日常他跟老公仅限于微信联系。

以前住市区时,我们买过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当时单价便宜,入手27W。后来因为老城区交通不方便,每天早晚高峰完全是灾难,我们就搬回了郊区居住,那个房子一直出租着在。

堂弟结婚晚,儿子今年才读大班,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们那个小户型房子对口小学不错,于是动了心思。

他先给我老公打电话,我老公在剪脚趾甲,就开了免提。

开始的话风极其正常,把我和儿子问候了个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前面说过,我们两家几乎只有过年时才会碰面,十多年,他也从未跟我老公客气过,看中了啥,都是直接问他哥要。

我对着老公,无声地说了句:“借钱。”

老公点了下头,意思是他心里有数。

然后堂弟开始慢慢切入正题,问我老公,说儿子下半年要上一年级了,现在对口的学校不好,在哪里买房子可以对口好学校。

我们这儿属于郊区,对口学校确实不好,但是房价便宜,12000左右。中心点的位置学校好,但房价翻倍。于是我老公就给他从新房到二手房、再到学区房聊了个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能读什么样的学校,关键还看你能拿出多少钱。

堂弟非常配合的一直嗯嗯啊啊,哥俩聊了快20分钟。

然后,堂弟话锋一转:“哥,我听说你们以前在南湖买的那个小户型,对口是重点小学?”

老公赶紧向我招手,让我过去一起听,

“那不知道呢,我们都搬回来4、5年了,你侄子的学习都是你嫂子自己亲手抓。”

“嗯,是这样的,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们那个房子是学区房,重点小学,小是小了点(一室一厅),为了孩子读书,克服一下也可以,哥,你卖给我吧,反正你们也不住。”合着这是已经有成熟想法了,直接来跟我们谈判的。

我当时想的是,这自家人客气啥啊,绕这么久的弯子,想买就直说呗,反正也不在那住了。

我老公问:“你手里有多少钱?自家兄弟,五年内凑齐房款就行。”

“哥,你们当时买那个房子花了多少钱?”

“27W,总共也就40平,你要买的话,估计还得重新装修,租给别人住几年了,自己住肯定不合适。”我老公答道。

“装修的事你不用操心,小姐夫的三爹不是搞装修的么?他已经答应我了,5W全包,保准我拧包入住。”

看来我和老公是最后被通知的呗,连装修都联系好了。

“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们30W,让你和嫂子赚我3W,自家兄弟,也不能让你们吃亏不是?”

我真是谢谢你,那个小区现在的房价是3W一平,出来一套立马被抢光,因为户型小,总价低,还带学区。我那套房子价值120多万,他以为还是12年前的价格呢!

我和老公沉浸在这诡异的逻辑里,沉默。

“这房子写的你嫂子的名字,你要找你嫂子商量,我做不了主,嘿嘿。”老

公一如既往地甩锅给我,恶人都是我来做。

他电话刚刚挂断,我的手机就响了,老公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一切靠你了。

“ 嫂子,最近忙什么呢?上班累不累?你大侄子都想你了······”客套了好久,步入正题。

“嫂子啊,我哥把你们南湖那个小户型卖给我了,你看最近啥时候有功夫,咱去把户过一下?

”我一口血涌到嗓子眼,差点喷出来。

“他什么时候卖给你的啊,我咋不知道?越来越不尊重我了,我得找他问问去。”我佯装怒道。

“嫂子,是这样的,你大侄子马上上小学了,我打听好了,你们那个房子对口的学校好,你们这当伯伯婶婶的,不能自私是吧?卖给我,就当疼爱你大侄子了。”

“卖掉也行,都是自家兄弟,咱也不说别的,市场价120W,110W卖给你,够意思吧? ”我说。

“ 我哥已经30W卖给我了,我就是通知你一下,准备时间去过户,你说110W,这不是破坏我哥俩的感情么?”堂弟生气了。

“不好意思,我是户主,这是我的房子,我不卖。”既然你先发脾气,我也没好脸色了。

“嫂子,我和我哥是兄弟,兄弟之间就不能谈钱,伤感情,再说了,我给三十万,你们还挣钱,已经够意思了,你要这样说,我觉得跟你谈不下去了,女人讲不通道理,把钱看得太重了不好······”说完不等我回复,直接挂断了电话,搞得我一口气憋道嘴边,没顺出去,气死我了。

过了两天,周末,一大早,我们还没有起床,门被拍得啪啪响。

开门一看,好家伙,“大部队”到访:我五叔两口子、我公婆,还有堂弟一家三口。

请进门,上茶,催儿子和老公起床洗漱。

我给儿子刷牙的间隙,婆婆跟我诉苦,说早上5点,五叔就带着儿子媳妇到家里去,请她和公公一起到我们家来,要个说法。还叮嘱我,公公最重兄弟情谊,让我等下说话悠着点,别太冲。

嗯,我公婆在,我肯定不会太冲的,要想个优雅的方式,解决这个冲突,还要保住自己的房子。

老公想借口带孩子下去过早,顺便跟我商量下对策,不停地给我使眼色。我让婆婆带孩子去吃早餐,老公留下跟我一起待客。

孩子们走后,堂弟最先开口:我今天把家里的长辈都叫来了,诚心想买你们的房子,老人也好做个见证。三叔,我哥已经同意把房子按照30W卖给我了,我嫂子漫天要价,让我给110W,你说这是亲兄弟之间的情义么?

说完看着我公公,等我公公给他帮腔。

公公比较尊重我,虽然他已经在电话中和路上,听堂弟说了事情的经过,但也明白只是单方面的,所以看着我,示意我说话。

我简单说了下南湖现在的房价,以及我们那个房子的价值,并用手机搜了一套同面积的二手房,给他们看卖价,还播放了那天堂弟给我打电话的录音(职业习惯,凡是可能会有麻烦的谈话,我喜欢录音)。

播放完以后,我看着公公,公公问五叔有什么意见,趁着大家都在,把事情摆桌面上来说。

五叔跟堂弟一个语气:“自家兄弟,你们当时买房花了27W,我们现在愿意出30W,已经让你们有得赚了,要是卖110W,我们就不会买你们的房子了,中介那里大把可挑。”

五叔每说一句,五婶就应和一句:“就是。”

五叔和五婶一唱一和地,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意思让我们再便宜一点,一切以兄弟情义为重。

我一口咬定最低110W,否则免谈。

然后五叔家婆媳俩,像菜市场买菜一样,跟我讨价还价,从30W,加到32W,再加到35W,最后,五婶捂着胸口,一狠心,咬牙说到:“最多40W,让你们赚13W,够可以了,你存银行十年,利息还没这一半高。”合着我买房子,就是为了跟银行比利息的呗。

买卖双方,你侬我侬,拉锯了半个多小时,就剩下还没撕破脸。

我饿着肚子陪他们喝了两杯茶水,已经去了两趟卫生间,就等着他们恼羞成怒,我好借坡下驴,送客。

谁知道拉锯了半个多小时,也没个结果,又碍于公公的面子,我不能主动当坏人,愁的我呀,看来不出“险招儿”,解决不了问题呀。

灵光一现,看着五叔和五婶,我说:“叔、婶,我有个办法,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也不用花大几十万,9块钱,就能让大侄子读那个学校。”

五叔一听,按下五婶兴奋的神情,一家老小紧张地盯着我,小心翼翼的,“你说,只要能让你大侄子读重点,到我家去,我给你杀鸡,炖土鸡汤你喝。”

“ 说简单也很简单,大庆和**离婚,孩子跟大庆;我和亮亮离*,孩子跟亮亮一起迁出去;然后大庆跟我领证,‘嫁‘给我,和孩子一起把户口迁到我名下,是不是就能去上学了?他们兄弟俩该咋相处还咋相处,各过各的日子,总共就9块钱的领证费用。”

在场7位大人,沉默许久,终于悟出来所以然,

我老公和公公憋着没笑出声,

堂弟咆哮道:“这是一个女人说出来的话吗?太不要脸了。”

五叔气的胡子抖:“大逆不道,你看看你们家这儿媳妇,谁能架得住,我把话放在这儿,你们以后老了不能动,别指望她给你养老。”

公公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家数她最有学问了,平日我和你三嫂的衣食起居,多亏了她和亮亮照顾。”

我婆婆愣了一会儿,还没想通所以然,茫然地看了我们一眼,继续去跟她大孙子玩儿去了。

后来五叔一家,饭也没在我家吃,气呼呼地摔门而出。

我以为公公会责怪我,谁知道午饭时,公公心情大好,跟老公还闷了两口白酒,一个劲儿地夸我:我家数这个猴子精,太精了,你五叔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拨如意算盘了,哈哈,笑死我了。

为什么我对五叔家说这么狠的话,还有一个前提:前年我们换车,旧车4S店回收,作价3.5W,直接抵新车款。当时五叔去跟婆婆要,让1.5W卖给他儿子,也是打的兄弟牌。

我婆婆心软,也不懂行情,没跟我们通气,就答应了。当时婆婆答应在先,我们就卖老人一个面子,让堂弟1.5W把车开走了。

后来婆婆知道4S店回收3.5W,悔得心疼了好久,还拿出养老本,说要给我们补偿1W损失,被我们拒绝了。有这个前车之鉴,这次买房事件,不论五叔和堂弟在公婆面前怎么念叨,他们也绝不帮腔。

有人说80后亲戚之间经常走动,90后亲戚偶尔走动,00后就没亲戚可走了,因为很多亲戚仗着有一点血缘关系,会提出各种各样的奇葩要求,无一例外不是“损人利己”的招儿。

对待这类亲戚,我的原则是:人敬我一尺,我回赠人一丈,但如果总提无下限的无理要求,对不起,我不缺亲戚,好走不送、互不叨扰。

【3】、来自网友【林家老五】的最佳回答:

养猪破产的表哥忽然登门拜访,我都已经做好了借钱给他的准备,结果,他提出一个比借钱过分百倍的要求。望着表哥那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真想喷他一脸:“你不觉得这要求有点过分吗?”。

前几年,我们这里传出准备建高铁站的小道消息,一时间房价有股扶摇直上,直冲云霄之势,短短一个星期,房价就涨了1000多块一平方。

但尽管如此,也抵挡不住大家买房的热情,确切来讲,是抢房。因为很多人都害怕房价会一路飙升,下手晚一点,就要多花十几万。

当时我也加入到抢房队伍中去,但那时我手头上也只有不到10万块,而房子的首付将近15万,无奈之下,我只有到处借钱。

原本以为以我的人品,借5万块是手到擒来,结果我第一个找上的人,就狠狠给了我一个教训,差点让我怀疑人生。

我表哥,一个养猪专业户,在农村老家拥有两个规模不小的猪场,合计养有100多头猪。那时正是猪价疯涨的时期,所以表哥在那几年赚了不少钱。

而从小到大,我跟表哥的关系还算融洽,就是在大家都成家立业后,虽然没有小时候玩得那么亲密,但每年都会聚上几次,可以说我俩还是有些感情的。

当时我急需借钱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表哥,不过我也知道,现在社会借钱很难,所以我只打算向他借1万块,实在不行,5000块也好。

谁曾想我刚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表哥异常果断的声音:“没有!”,可能是顾虑到亲戚一场,怕日后难相处,他后来解释说:“老表啊,最近猪价又涨了,我这边准备再建一间猪舍,我所有的钱都要投进去,真没钱了。”

说实话,表哥这个借口,连三岁小孩都不信,我也没想到,自小玩到大的亲戚,竟然在我需要帮忙时,5000块都不舍得借给我。

这巨大的打击,差点让我怀疑自己的人品。不过幸好,我接下来找的人,全部都借我钱了,让我脆弱的心灵有些慰藉。

虽然表哥没借钱给我,心里难免有些难受,但我并没有责怪他,或者说我没资格责怪他,毕竟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借与不借,都是别人的权利。

但是自那时起,我跟表哥的联系就减少了,或许他有点不好意思,而我自己也忙于房子的事,久而久之,我们俩的关系就疏远了。

时隔一年之后,表哥忽然主动联系上我,隔三差五地发个信息过来问候,有时还会带点大米、花生油之类的农产品上我家。

表哥这忽然的转变让我喜出望外,仿佛回到了两人一起玩耍时天真无邪的儿童时代,然后也劝媳妇道:“你也别老抓住之前的事不放,亲戚总归是亲戚,好歹是有血缘关系的。”

结果媳妇狂翻白眼,一脸高深莫测地说:“老林啊老林,你还真是当局者迷啊,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等着瞧好了,你表哥绝对是有事相求。”

从我认识媳妇以来,她说的话一般都比较灵验,难道表哥真的有事相求?我心里虽然疑惑,但也没太往心里去,亲戚一场,能帮忙的尽量帮就是了。

不过媳妇这番话却引起了我的好奇,因为表哥在跟我聊天时,表情有些奇怪,有点诌媚,有点尴尬,又有点欲语而止的感觉。

为了一探究竟,我特意给舅舅打了个电话,询问表哥的近况,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但随后又觉得在意料之内。

原来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表哥三个猪场的猪全部病死了,前几年赚的钱不但赔了个精光,还欠一大笔饲料钱。舅舅把所有家底掏空了,才勉强帮表哥还清债务。

没钱了自然要赚钱,但表哥除了会养猪以外,没有任何其它技术,再说,尝试过了养猪的暴利后,让他去做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作,根本没有兴趣。

所以,表哥打算继续养猪,而距猪场的猪瘟爆发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之久,根据表哥的经验,猪场已经可以再度养猪了。

但问题是没有资本,为了筹钱,表哥最近就到处走动,跟亲戚们重新联系起来,但又没见过表哥借到钱回来,这奇怪的举动,让舅舅格外好奇。

最后舅舅还对我进行了一场“洗脑”,大概意思就是:大家都是亲戚一场,现在表哥落难了,希望我能借钱给表哥,让他东山再起。

我寻思着都是亲戚,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但我也知道“有多大能耐,就办多大的事”,所以我给舅舅的答复是:

“钱的事好商量,不过我的情况您也知道,多的没有,少的还可以考虑。”

我说这话时,心里有些阴暗。表哥啊表哥,当年你连5000块都不肯借我,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到你向我借钱。我到底借还是不借,又该借你多少呢?

我跟媳妇说这事时,看着她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我是左右为难,借吧,当年我们需要用钱时,表哥可是拒绝的非常干脆,但不借吧,亲戚一场,日后恐怕难以相处。

正在我纠结不安时,媳妇开口了:“借呗,但不能多借,就跟我们当年一样,1万块封顶。”“媳妇万岁,媳妇你真是贤良淑德、秀外慧中、万里挑一……”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媳妇赶走了:“得得得,一边玩去。”

过了两天,表哥又上门了,对于他的来意,我自以为胸有成竹,再说得到了媳妇的首肯,我心里更是无比轻松,就等表哥开口向我借钱了。

一番客套后,表哥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

哈,老表啊,前段时间非洲猪瘟暴发,表哥我所有的猪全死了,亏得一干二净。不过现在猪瘟也算过去了,我想继续养猪,但本钱不够,嘿,所以我想……”。

“表哥,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我也非常支持你。但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房贷、车贷、两个孩子的抚养都要钱,我跟你弟妹的工资也仅够开销的,如果你要借钱的话,恐怕没多少钱可以借你。”我打断表哥的话,率先亮出了自己的底线:钱可以借,但只有一点点。

“不不不,我不是找你们借钱!”表哥一句话把我惊到了,就连正在端水果过来的媳妇也刹那间停住了脚步,我们俩一起惊愕地看着表哥。

“不是借钱?”我低声嘟囔了一句,心里感到非常疑惑,但同时也轻松了不少,毕竟当时我虽然有点闲钱,但也不多,真要借出去一两万,还是会打乱我们家的计划的。

“哦,那你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一世人两老表,能帮的我一定帮。”心中的大石头落地,我开始有点飘了,在我看来,钱都不借,还有什么事会让我感到为难呢。

“对啊,表哥有事你就说。”媳妇一边说一边走过来,然后顺势挨我边上坐下。“媳妇转性了?”我惊奇地看着媳妇,心里不禁非常诧异。

“咝!”,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媳妇一招二指神功打在大腿上,那感觉异常酸爽。不过媳妇丝毫没有在乎我的反应,而是继续跟表哥说:“大家都是亲戚,有事就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高!果然是高!。习惯了被媳妇教训后,大脑异常清醒的我,瞬间明白了媳妇这话的意思,同时也清楚了媳妇为何要掐我。

媳妇的话为我们自己留了一点余地,而我则把话说得太满了,如果表哥真提出比较过分的要求,但我却做不到,最终只会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事实证明媳妇非常英明,因为表哥的请求实在是太过分了。他的话一出,我甚至怀疑表哥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我想借你们的房子去银行做抵押,贷50万出来继续养猪。”表哥说这话的时候,风轻云淡的,貌似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房子抵押?!啊!”我当场就跳起来,不是被表哥的刺激到的,而是媳妇在我大腿处又狠狠地掐了一把,这次是真掐,用尽全力那种,想必媳妇也被表哥的要求气得不轻。

“嗯,这个……这个……,”我是万万没想到,表哥的胃口竟然这么大,他不是奔着借我一两万的目的而来,直接就是要我房子的“大买卖”,这么过分的要求,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我看向边上的媳妇,她的反应太奇怪了,竟然还在玩手机,刚才掐我的时候,不是挺上心的吗?转眼就转移注意力了,还是媳妇在憋大招?

正当我准备硬着头皮强行拒绝时,表哥又说话了:“老表啊,我找遍了所有亲戚,就你符合条件。你是在国企上班,弟妹在医院工作。据我了解到,你们这样的人是最受银行欢迎的,再加上房子作为抵押,贷款50万是没问题的。”

想不到表哥还提前做了功课,不过虽然他讲的是事实,但并不代表我同意给他帮这个忙啊,再说,房子一旦抵押出去,哪天表哥还不上钱了,最终受害的还是我们,甚至连房子都没了。

房子可是我们两口子半辈子的心血,为了买房,我们受了太多的苦,遭受了太多的白眼了,岂能轻易就抵押出去,更何况房贷还没还完呢,能抵押吗?

我把这个原因说给表哥听,希望能断了他的念头,结果我刚说完,媳妇就来一句:“还在还房贷的房子可以二次抵押啊,你不知道吗?”

“啥?!”我惊呆了,差点连下巴都掉了下去,瞪着眼睛看着媳妇,满脸的疑惑,媳妇这是没清楚状况还是失心疯了?

我刚要给媳妇讲清楚利害关系,结果看到她偷偷对我眨了眨眼,瞬间,我的心就安定了不少,因为我知道,媳妇有办法了。

“表哥啊,你这次养猪准备投入多少资金啊?”媳妇一脸认真地看着表哥,再加上媳妇之前的那句话,表哥还以为我媳妇愿意抵押房子。

“50万!差不多可以养300头肉猪了,要是资金充足,再养点母猪是最好不过了。”表哥一脸兴奋,貌似已经看到之后的美好场景了。

“要这么多吗?10万行不行?没钱就少养一些嘛。”熟知媳妇性格的我,已经开始意识到媳妇在给表哥挖坑了,这会是个什么坑呢?我心里也是充满了好奇。

“10万?弟妹你别逗了,10万能养多少头猪,养那么少赚不了多少钱的。还不如出去打工呢!”表哥非常不屑地说道,可能他曾经靠养猪赚过大钱,几万块的利润,表哥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那可惜了,我们帮不了你!”媳妇笃定地说道。“怎么会呢,房子不是可以抵押吗,你们这套房子,最少可以贷50万吧?!”表哥一脸震惊,满是怀疑地看着媳妇。

“喏,你自己看吧。”媳妇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表哥。这下子我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跑过去跟表哥一起盯着手机。

只见手机上显示着媳妇跟她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朋友的聊天记录,上面写着一大堆专业术语,什么贷款利率、抵押率、房子评估价等等。

我看得是一头雾水,而表哥在一旁也是抓腮挠耳的,应该跟我一样的懵逼。不过最后一行字的数字我们能看明白:二次抵押的房产其贷款额度=房屋价值*抵押率-原贷款的本金。以这样的计算方式得出的结果是90000块左右。

“9万块?”表哥惊讶地抬头看着媳妇,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怀疑,还带有一点点失望。我同样也是看着媳妇,不过不是质问,而是偷偷地眨了眨眼。

“是啊,真是我朋友帮我算的,她在银行工作,她说我们这房子就只能贷9万块,跟表哥你的目标差太远了。”媳妇略显可惜地说道,不过她眼中暗藏的笑意还是被我看出来了。

“这样啊。”表哥一脸失望,犹豫了良久,刚准备说话,媳妇却抢在他面前说:“还有,就算这9万块能贷出来,最多也只能贷3年,也就是说,每月都要还3000块以上,这钱我们是绝对出不起的,不知道表哥你行不行?”

原本欲言欲止的表哥瞬间闭嘴,没一会就满脸失望地离开了,也没再提房子抵押的事。看着表哥远去的身影,我不禁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快速转身,给媳妇一个狠狠的拥抱。

经过这件事,我可算体验到了亲戚的要求可以过分到什么程度,或许在他们看来,自己是举手之劳,况且亲戚一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这些人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而是装傻充愣,以亲戚的名义“白嫖”,这种无耻的行径非常令人难受。

如果满足他们的要求,则自己难过,满足不了,则日后难以相处。可以说让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我们在遇到这样的事时,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都要果断地拒绝。因为明知道要求过份,还要提出来,这种亲戚,即使你帮了他,他也不会有感恩戴德之心。

写在最后:

我非常喜欢一句话,叫

“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意思就是,有些事别人没有义务去帮你,能为你伸出援手,是因为感情或者利益,与责任无关。

我们做人要懂得一些人情世故,不论跟别人是什么关系,都不要提一些过份的要求。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些事我们不妨换个身份思考一下,生活一定会更加愉快。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你的亲戚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你的亲戚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