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有位身居高位的父亲或者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

知识问答 admin 20℃ 0评论

关于问题有位身居高位的父亲或者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一共有5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程大花(提问者)】的最佳回答:

大一女生犯错,被老师泼了一脸茶水,还说要处分。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给母亲打了个电话,然后老师反过来给她道歉了。

1.有位身居高位的父亲或者母亲确实挺爽

热播剧《点燃我温暖你》中,刚上大一的朱韵加入了男主李峋在学校建立了一个数字实践基地,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和实践。

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拿到了一个给保健品公司做网站的项目。双眼早已熬得通红的同学们深受鼓舞,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基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校企合作中心的负责人张晓蓓。

张晓蓓说这个项目他们研究生院也参与了竞拍,为免产生内耗,让李峋跟他们合作,一起开展项目。

张晓蓓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想夺项目。合作后,张晓蓓成了负责人,对网站的设计指手画脚,还对基地里的学生颐指气使。

网站基本做好后,李峋他们一起聚餐。

酒过三巡,在张晓蓓手底下干了好几年的研究生韩家康哭了。他说:“我明天还得去帮张晓蓓搬家……新项目又进来了,我太累了,都没有时间好好写论文。”

朱韵疑惑道:“太累就退出项目组啊!”

韩家康哭得更大声了,“我一个师哥研究生已经读四年了,还毕不了业。他去年给张晓蓓做了一年的项目,张晓蓓就给了他800块。但他也不敢退出项目组,因为那样他就更别想毕业了。”

朱韵皱了皱眉,因为母亲在教育机构工作,张晓蓓这样的人她见得不少,自己业务能力不行,就压榨学生的劳动力,给自己创造业绩。

朱韵虽然忿忿不平,但自己毕竟只是个本科生,也没有打算替人出头去反抗。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让她不能忍了。

李峋项目被抢,表面不动神色,其实早预料到网站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所以他暗地里开发了一款手机APP,准备卖给那家保健品公司。

保健品公司立马舍弃了原先的方案,打算要买李峋手上的APP。

张晓蓓听后大发雷霆,找到李峋威逼利诱,让李峋将手机APP给她,要不然就去学校揭露李峋高中时曾被学校开除的事。

这件事刚好被朱韵知道了。她为了帮李峋,假意说自己知道李峋的APP如何做,然后加入了张晓蓓的校企合作中心帮她抄袭李峋的手机软件。

张晓蓓肯定是求之不得。

朱韵在合作中心拖时间,让张晓蓓不能按期上交软件。张晓蓓催,她就做了一个全是漏洞的软件糊弄着。

保健品公司来看进度,张晓蓓将那个满是漏洞的软件拿给对方看,出尽了洋相。

回来后,她怒气冲冲地跑到朱韵面前将水杯里的茶水泼在了朱韵的脸上,恶毒地骂了半天后,还不解气,便跑到教务处要求校方处分朱韵。

李峋知道这个情况后不得不将自己做好的手机APP交给了张晓蓓。张晓蓓小人得志地讽刺了几句才同意放过朱韵。

事情发展到这步,本不想将事情闹大的朱韵犹豫再三后,掏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很快,朱韵被父母叫去了一个饭局。饭桌上除了朱韵的父母,还有张晓蓓公司的两个领导。

张晓蓓神情拘谨,再也没有往日的嚣张跋扈,坐在桌边交叠着的双手甚至还有一点点颤抖。

张晓蓓的领导不停地给朱韵的父母道歉,张晓蓓如坐针毡,站起身来向朱韵道歉,说自己急功近利,处事不妥,跟朱韵在沟通上出现了误会。

朱韵的母亲是在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张晓蓓避重就轻,想要蒙混过关的小心机,直截了当的指出张晓蓓压榨学生的劳动力,谋取私利的事实。

被戳中心事的张晓蓓脸色瞬间苍白如纸,端起身前的分酒壶,往自己的头顶浇了两壶酒,为那日自己泼茶水到朱韵的脸上道歉。

电视剧中没有明说朱韵父母的职位,原著《打火机与公主裙》中有讲朱韵的父亲是省教育厅的副厅长。

原著中,张晓蓓并不是企业方派来的负责人,而是研究生导师,以前是学自动化的,后来觉得自动化没什么油水,才转到了计算机系,业务能力非常普通,“作为一个副教授,根本没有独立发表过什么像样的核心期刊”。

如果是这样的关系,张晓蓓的反应就完全能理解了。朱韵做教育厅副厅长的父亲完全就是随时都可以捏死张晓蓓的大大大领导啊!

不得不说,朱韵有这样一位身居高位的父亲确实是爽歪歪,跟得了个金手指似的。

剧中的朱韵本科毕业后去国外读研,后又找了份很不错的工作,人生可谓是顺水睡吧!

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忽视,朱韵的顺风顺水除了拥有一双身居高位的好父母的因素,同时也离不开自己的努力。

能考上国内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她的学习能力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不仅如此,剧中的朱韵情商也很高,做事张弛有度,为人处世也很不错。

比起她父母的高位,我们更应该看到她父母对她的极力培养。

2.比起父母的“高位”,更重要的是教育和培养

我认识的一个姑娘,80后,如今也不算是姑娘了。她姓林,下面我就称她为小林吧!

小林的父亲老林以前在我们这边的人行做办公室主任。小林大学毕业后,老林找人将她安排进农商行工作。

农商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刚进行里的员工得去乡下的网点历练个几年才能慢慢想办法往城区的网点调动。所以,刚开始时小林被分到了乡镇网点上班。

老林是真的特别宠女儿,每天开车接送小林上下班,也特地请网点的所有员工吃饭,帮她跟同事们拉近关系。

也正是因为父亲的溺爱,小林养成了骄纵的大小姐脾气。

刚上班时,她在柜台操作时出现错误,老员工一时气急就说了她两句,然后也没时间照顾她的情绪,赶忙打电话找人帮忙解决问题。

没曾想小林一个不高兴扭头就走了。老员工以为她是去上厕所,等了一个上午都没见她回来,打电话给她,她又不接,只好给老林打电话询问情况。

老林以为女儿发生了什么意外,火急火燎地给她打电话,知道她竟然回家了,当时就惊呆了。

老林也是在单位做领导的人,女儿上班时间擅自脱岗,这样的错误可大可小,领导不追究也就罢了,若是追究起来,还在试用期的小林能不能顺利转正都成问题。

老林赶忙告假回家接上女儿,将她送到单位,给领导和同事赔礼道歉,大家也不想将事情闹大,看在老林的面子上这事也就翻篇了。

这件事后,小林倒是收敛了一段时间,应该是回去被父亲狠狠训了一顿。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林身上的毛病也逐渐浮现。

工作中她是不肯吃一点亏,单位什么好事都得紧着她来。仅仅半年,她就跟网点里的所有同事都闹翻了。

上班被人排挤,日子肯定是不好过,于是小林回家哭着让父亲给她换网点。

老林没办法,又找关系将她调到了一个离城比较近的网点。到新网点后,她安分了很多,虽然也是不肯吃亏,但不会跟同事吵架了。

就这样不好不坏地过了四五年,老林慢慢找关系将女儿调回了城里。小林因为工作表现确实是很一般,所以职位没有提高,依然是普通柜员。

这时老林退居二线,手里没什么实权了,对女儿上的帮助开始变得有限。但好在小林已经习惯了柜员的工作。

银行工作待遇不错,收入也稳定,老林也不求女儿能有什么大发展,只求她能安安稳稳地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眼看着小林到了婚嫁的年龄,家里开始帮她张罗起终身大事。

小林长得还算不错,银行里就有几个小伙子追过她。她跟其中两个小伙子试着交往过,但都是时间不长就分手了。

以前我还搞不懂为什么,现在想来应该是受不了她的大小姐脾气吧!

后来,家里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医生。医生是外地人,据说家里条件不太好,小林本地人,长得不错,家里条件也好,于是一拍即合,半年后就结了婚。结婚第二年又生下了儿子。

儿子两岁时,小林突然脑子抽筋在省内的另外一个城市——B市买了套学区房,让医生丈夫辞职带儿子去那边找工作,这样儿子就可以去那边上小学。

当然,B市各方面条件确实比我们这个小城市好。

医生丈夫竟然同意了。

于是夫妻俩就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小林依旧在我们这儿的银行上班,她丈夫去B市的一家社区医院做了社区医生,以前她丈夫可是在我们这边的三甲医院上班的。

小林的母亲带着孙子跟女婿一起住在B市,老林留在家照顾女儿,每天给她烧饭。

就这样又过去了几年,小林又生了二胎。

两个孩子小林的母亲带不过来,于是老林也去了B市。

那时农商行周末也要开门,所有的柜员都是排班轮休,周末轮到谁就让谁休。

小林跟行长说,她必须得周末休,因为她老公和孩子都在外地。她只有周末去才能陪孩子。

行长很为难,他知道小林的情况,于是尽量帮她协调。

但行里的其他人不乐意了,谁不想周末休息?

退一万步讲,其他人的孩子也得上学,只有周末才在家,人家平时休息也没法带孩子出去玩啊!

在其他人的反对下,行长终于收回了对她的特殊照顾。小林絮絮叨叨地埋怨了很久。

但好在不久后,农商行响应号召周末不营业了,小林也如愿以偿的每个周末都可以休息了。

可她依旧不满足,又跟行长讲,想每个周五早点走,那样就可以赶上去B市的末班车,不用自己开车去B市了,毕竟自己开车每个星期来往B市,油费和过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坐大巴要便宜很多。

小林的行长人真的不错,他尽量安排小林在周五时不接送款,这样小林周五在网点关门轧账后就可以下班。

但银行毕竟是服务业,又时候比较忙,临下班还有很多客户业务没有办完,得将事情办完才能下班。

小林不管,周五的下午一到下班时间,她就不再叫号,忙着给自己轧账,将业务都留给其他窗口办。

她这样的行为很快又引起了其他员工的不满。

行长一头黑线,敲打了她一番,让她不要再这样做。

这种琐碎的不愉快的小事多了,行长也有些受不了她,但小林也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于是跟人事部申请换人。

人事部经不住支行长总去提这个事,后来将她借用去了另一个网点,她去后没几天就被人退了回来。

就这么磕磕绊绊地一直到现在。

几年前老林出车祸去世了。如今小林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跟女婿住在B市,苦不堪言,上次回来看到她母亲,满头的白发。

这两年因为疫情,小林没法两个城市间来回跑,自己一个人住在家里。

以前上班时被同事排挤,还有父亲老林给她撑腰,现在老林去世,她只能自己忍着;以前下班回家,还有父亲老林做好饭等他,现如今下班后她得自己回家烧饭。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应该会很想念自己的父亲老林吧!

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当初让丈夫带着孩子去外地工作学习?

3.

啰啰嗦嗦讲了这么多小林的经历,其实就是想说:

有身居高位的父母,年少时确实挺爽的,但父母总会从高位上退下来,不可能永远站在你身前帮你遮风挡雨。

在父母没法再给你庇佑前,你得成长起来,学会自己面对所有,那样才不至于在失去庇佑时活得手足无措。

靠别人总不如靠自己,哪怕是这个“别人”是父母。

作为父母也要时刻提醒自己:

如果你真的爱孩子,就不能溺爱他们,哪怕你身居高位,家财万贯,觉得可以让他们的下半生无忧。

想要让孩子拥有一个好的人生,还是得对他们严格些,让他们懂得为人处世,知道进退有度,不要事事都帮他们出头。

毕竟你不能陪孩子走完所有的人生路。

【2】、来自网友【偶较瘦】的最佳回答:

那得看你遇到的是什么样的父母!

我还在初中的时候就差点被送去知青点,毕业时想进去父亲单位被要求去乡下,后来工作还是自己找的……唉一言难尽

但他们在我心里却永远是一个正直的人!

【3】、来自网友【红尘多切片】的最佳回答:

父母身居高位时,子女或多或少都会享受到因此带来的各种便利。

但是父母一旦去势,子女也会跟着难受。

这几年身边就有不少——

一、L男,在父亲职位相关利益人单位工作,事少钱多,父亲进去后第二天,职位立刻没了。

二、L女,通过父荫找人替考进入体/制内,其父被牵出来后,替考一事就被人公开,立刻离职。

三、LL男,某部工作,父亲进去后,与母亲同时接受调查,房车理财存款股票,查抄了好多,工作也没了。

四、LL女,母亲进去时,她的孩子刚出生。坐月子期间一直为母亲奔走,没奶,娃身体不好,后来离婚。

五、LLL男,父亲自杀时,他还有3天就要举行婚礼。婚礼没有了,没能跟他结婚的媳妇,与他办理离婚手续。除了媳妇,LLL男钱和房子都还有,但是母亲身体变得很差,不停地进出医院。

【4】、来自网友【基础教育】的最佳回答:

"臭牌气"的校长

我上初中时的数学老师,教学能力没说的。他所任教的两个班,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二名,而且还比第三名高很多分。

但他却是有名的"臭脾气",看到不平就想说。校长与他岳父是同学,常常怼他:"你这个'臭脾气'不改,怎么能进步,谁能帮得上你!"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我数学老师不断高升:从级部主任、教导主任、中心中学副校长、联中校长,一直干到中心中学校长。

他当校长脾气依然不好,副职、中层干部、普通老师、学生都挨过批评。

因为教师工资没有兑现,镇领导出言不逊,他扒光了脊梁去理论。气得镇领导给教育局局长打电话,建议把他就地免职。

但他人品很好,说就说了,从不记恨谁,也不用担心他会给谁"小鞋"穿。而且,凡工作上的事也都能做到公正无私。

因为这样,他到哪个学校干,哪个学校教学质量都能提升一干截。所以,跟他干的老师提拔都很快。他退休那年,提议教育局把跟他干了三年的业务副校长转为正职。

原来学校年度考核、师德考核等都是-把手说了算。他上任后,就通过教学实绩、工作量等计算,公开公平公正。有人不甘心,去他办公室"沟通",被他怼到脸上:"我父辈有积累,不稀罕你这三瓜两枣!"

他父辈是谁,只是隐隐约约听说过。教育局长对建议把他就地免职的乡镇领导说:"咱县领导都听他岳父的……当然,你的面子我也不能不给!"

第二年,他被调到一个更大更好的乡镇中心中学。

【5】、来自网友【偶尔说两句想说愿意说】的最佳回答:

我没,所以我没的说;他有,但他不会说。????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有位身居高位的父亲或者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有位身居高位的父亲或者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