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为你提供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解答。

你遇到过你认为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吗?

知识问答 admin 2℃ 0评论

关于问题你遇到过你认为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吗?一共有5位热心网友为你解答:

【1】、来自网友【小虎日志】的最佳回答:

有一次生病,听说附近一个镇上有位老中医,看病相当厉害!我就专门打车过去,见到一味耄耋之年的老大夫,眼不花,耳不聋,很有精气神。

坐诊台也很有年代感,背后的书架上全是医学类的泛黄书籍,我坐下后什么也没告诉大夫,老大夫直接切脉。

我当时心里还很纳闷,怎么什么都不问,和别的大夫一点不同。

脑子里都是问号,我心里想我不信我什么都不说,你能切出来我什么病?

哎!老中医发话了,小伙子,没什么大病,都是小问题,……然后真的是准确无误的说出了我的病因病情。我瞬间膜拜了!神人啊!

帮我找到病因还没完,老大夫看我年龄小而且自己一人去的,还一再叮嘱我,这是小毛病,吃几副中药就好,记得回家告诉妈妈,一点儿事儿没有!别搁心上!好好吃药!

从此,我对中医有了新的看法!中医真的博大精深,只是现在有些人已不再深入研究医书经典和老祖宗的智慧结晶了!

【2】、来自网友【我行我素独善其身】的最佳回答:

我女儿刚满月的时候突然一天不吃不喝不哭不闹一个劲睡觉乖得很,家里老人感觉不对,去到一个老中医那里询问,老人让抱孩子过去。老人看了看说孩子上火,换做大人已经瘫痪。我很吃惊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老人拿出一个跟眼镜盒差不多大小的盒子,里面放着几根银针,对我说,我没有文化不识字没有证,你信我吗?我赶紧回答我最信中医。老人反复确认两遍,沾着老姜水从我女儿肘部往指尖推,一会儿孩子小臂一道青一道白。然后老人拿出一根银针再次询问我,见我还是肯定答复,对着孩子尾椎部扎了一针说这个地方的血是黑的,果然挤出来的血是跟墨一样黑。接着在孩子腰椎部再扎一针,说这儿也是黑的,挤出来一看也是黑的,不过隐约能见点红。再往上在胸椎扎一针说这挤完孩子会哭基本好了,挤出来的是红中带黑的血孩子大哭起来。老人随后迅速在胸椎平行两边各扎一针,挤出的血已然鲜红。老人说孩子好了。我惊诧于老人的医术,问老人家为什么不开诊所,老人说我不识字,也不懂医理,都是祖传的,考不上证书……坐标1992年,后来动迁了我再也没见到老人,单单知道老人姓朱,老人如果还活着应该90多岁了。可惜了祖传中医!

【3】、来自网友【有酒就滋润】的最佳回答:

讲一下我的真实经历吧!

有一段时间身上起一些红色的斑痕,不痛不痒,我以为是过敏,第一天起斑的时候我没管它,到了下午就自动消失了。第二天早上全身上下一检查,也没有复发的迹象,我以为巳经好了,可十二点一过,红斑又慢慢出现了,我一下慌了,就去附近卫生所让医生看一下怎么回事,医生问我什么时候发生这症状的,我回答说昨天,医生说不要紧,荨麻疹,打一针屁股针,拿几颗抗过敏的药就好了。打完针,吃完药症状一会儿就慢慢消失了,我又以为好了????????????????,可到第二天中午,这红斑又出现了,又去医院打针,又吃药,第二天中午红斑准时又出现。来来回回搞了个三四天,一点没好转。我决定上镇医院看一下。

到镇上医院,医生经过初步检查也认为是荨麻疹,但要验一下血之类的辅助检查,做完一系列检查,最后确定就是荨麻疹,问题不大。我对医生讲了在卫生院治疗的过程后,医生的治疗方案是,打点滴,打三天,换药吃,几天就好了的。既然医生有信心,咱就更有信心了。可是每次打完针症状消失了,但到第二天还是照样发作。持续几天后,我感觉也不靠谱了,还是上市医院吧。

搭车到市医院,挂了专家号,这次咱一定要搞清楚病因。也是一系列检查,也是一系列问询,专家也认为是慢性荨麻疹了,但医生一句话把我笑晕了,他问我症状发作时痒不痒,我说不痒,你看身上一点抓痕也没有。医生笑着说,不痒的他还没见过。哈哈,,,,,

到最后医生说给你开进口药膏,进口抗过敏药丸,应该可以控制住。但医生以为是医生以为,荨麻疹照样还是中午准时上班,下午准时消失。又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我都丧失信心了。我妈到处帮我问偏方,用艾草煮水洗,用这用那的就是不管用,还折腾人。但是病还得治,我爸说,西医不行,你去看看中医!某某老中医师退休了,你找他看一下!

我打听到医师退休后,在医院门口开了个小摊,顺便承包了存放车业务。我到到中医师,医师七十多岁了,看起来身体不太好了,但医师老伴身体很好。我找到医师说明来意,医师说,我年纪大了,不给人看病了,你去医院看吧;好说歹说就是不给看。我也没办法呀,就去医师摊位上买了瓶水,买了一包好烟,和医师老婆讲了一下我的病历及治疗过程,医师老婆说,好吧,好吧,我帮你去说说情,他年纪大一般不给人看病了,不成你也别怪我。中医师老婆给医师说了我的事,医师耳朵不太好,所以医师老婆说的声音比较大,我都听见了,刚开始医师是不同意,我赶忙上前敬烟,医师也接上了,我又赶快趁热打铁,叫我媳妇又去医师摊位买了两包好烟敬给医师,医师怎么都不要,也许是我的诚意打动了他,他说好吧,今天破例给你看一下。又把脉,又看舌象,又问了一些问题,认为还是荨麻疹。给我开了副药方,叫我去那个药店拿药,说最多十二元一副,〈如果药店要的钱多了,就报他名字说是亲戚〉。开了五剂,一剂喝早晚两次,五天后再来。走时我要给诊疗费,医师怎么都不要,连烟都甩回来了,又在我好说歹说下,他夫人才肯收了一包烟。

本来医师说是荨麻疹,我觉得这中药这么便宜能比西药好?西医我都花了七千多了。但药还是拿了,死马当活马医呗。喝了第一天,明显感觉发作的时间推迟了,第二天竟然不发了。这把我高兴的,又连续三天喝完剩下的药,真的好了。我买了一条好烟,买了一点水果,又去找老医师,可去没找到人,原来天气太冷,医师身体不好病了,他两口子没干了,停车场转给别人了。这如何是好,问别人,别人也不知道他住那,问他以前上班医院里的人人家也不知道。最后还是问上次抓中药药房的人,他提供的地址才找到了。去医师家,医师还住的是以前单位分配的破旧老楼,儿女都买房了,他两口不愿意和儿女住一起,就还住这里。我叫医师,医师夫人听见了,说医师病了,正在睡觉,我给你去叫。看着颤颤巍巍的老医师,我想我真不应该呀。但医师也没觉得啥,又给我号脉,看舌象,问症状如何;我如实回答,医师说,好了就好,我再给你换个药方,喝个三副稳固一下。说完手一抖一颤的写药方去了,这次下面写了个十元。说是十元一副,你拿给他看他就知道了!我拿出烟,水果,钱送给老医师,老医师用他那微弱的声音说,我们不需要,我们俩退休工资都用不完,你拿回去。说完示意夫人退东西,他累了,要夫人扶他回房休息。他夫人扶他进房休息,我们把东西一放,也想赶快走,但还是被医师夫人拉住,钱和烟必须拿走,水果她就帮医师收下了,也领了我们的心意了。

喝完三副药后,荨麻疹彻底好了。每每当人提起中医时,我都能想起这位德高望重,医术高超的老医师!

在此至敬

【4】、来自网友【淳午8231819413185】的最佳回答:

我不但遇到过,甚至这位老中医还给我治过病。这位老中医姓彭,家就住在农村,是一位男中医。如果活着的话,如今将近100岁的高龄。

我小的时候身体很瘦弱,名下有小我刚好一岁的弟弟。到我三岁的时候,坐在火坑边烤火,母亲担心我坐不稳,就请人用稻草专门给我编了一个草凳子。母亲再怎样呵护我,也避免不了危险的发生;终于有一天,我独自坐在草凳上,在火坑旁边烤火时,不知怎的,身子软绵绵的就歪斜在火坑里了。待家里人发现时,我的右手腕关节处被火烧伤,至今还留下一块疤。

到了4岁的时候,我走路都走不稳,比我小一岁的弟弟成天活蹦乱跳的了,我还歪歪扭扭的学着走路。4岁了还要人背,谁把我背在他(她)们背上时,都会说我的脖颈子没有劲,脖子总是耷拉着歪在一边。整个身子蜷缩在背带里,大多数时间都蜗居在家里人的背上迷迷糊糊的过。

到了5岁时,我仍然没有力气行走,全家人才慌了神。父母亲把我带到当地的一所州直医院检查,这所医院在本地方很有名气的。可是,看遍了州医院的西医、中医,相关的科室都找遍了,最终检查不出是什么病。查不了病情,医生又不能开药方,无奈之下,我父母只有把我背回来。

后来,我父母才打听到隔我家近百来里路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位姓彭的老中医。知道彭中医的人介绍,彭中医单用草草药给人治病,就救治过很多人的疑难杂症。父母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把我背到彭老中医处检查。

我5岁,身子虽然瘦弱,但大脑倒是很明白的。我记得当时的情景:彭中医有一双深邃的眼,50多岁的人了,头发依旧黝黑稠密。脸很和善,最有特点的就是他的下巴留有一撮黑毛。给我检查病时戴上一副老花镜,彭中医陡然间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了。

父母把我从背上放下来,大约歇息了半个钟头,彭中医就把我揣在他怀里。他先是端祥了我整张肉不厚实的脸,接着又抱着我软绵的身子在病床上展开,让我把瘦腿瘦手屈伸给他看。最后,彭中医又把我揣在他怀里,用他热乎乎的右手指,悄无声息的号着我左手腕关节处的脉搏。

此时,时间仿佛凝固了,周围一片静寂,仿佛连我柔弱的脉搏跳动声都能听到。大约10多分钟时,我偷偷用小眼角窥了彭中医一眼,他原先一副严肃的脸,在我余光里渐渐看出了彭中医有了笑意。彭中医的嘴角往两边一翘,浓眉往上一扬之际,对我的号脉检查结束。

这当口,我在彭中医的怀里,倒发现我父母亲双眉紧锁,神情愁肠百结,两张本还属于年轻的脸早已布满皱纹。我倒没有什么,坐在彭中医怀里时,去偷偷的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彭中医把我从他怀里放下来,他不用手写开药方,便来到他的药柜前,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配药。彭中医捡药时的动作帅呆了,时而缓,时而急,尤如采药仙人在药海里游荡。片刻功夫,彭中医就把药配好了。接下来,就只知道我父亲数了钱,母亲又把我背在背上,彭中医慢悠悠的给我父母交待了一番之后,我在母亲温暖的背上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

药味虽苦,散发的气味不好闻,但我从小听话,能按父母的吩咐保证按时服药。我服了彭中医开给我一个月的药后,神奇出现了——我不但能走,还能健步如飞了!我终于不用家里人背了,我终于能跑到田间地头与伙伴们一起玩游戏了。

在这几十年中,方圆几百里的土地上,我就仅仅遇上过这位彭中医。没有他,今天我或许是位残疾人,或许早已离开了人世。很可惜,彭中医在他81岁时生命殒落了。我虽然与彭中医非亲非故,但我的第二次生命是他给的。在彭中医入土的前一天晚上,我火急火燎的从百来里路赶来,虔诚的在彭老中医灵堂前瞌了三个响头……

【5】、来自网友【问答天机阁】的最佳回答:

我从小有一个毛病,就是睡觉磨牙!在大多数人眼里,磨牙是小问题,但在我身上就是大问题了。

20岁是最严重的时候开,因为咬牙的力度增加了,牙齿咬崩了两个,口腔里的肉被自己咬了一次又一次,伤口从没有好过。

口腔中的牙崩了,伤口又不断,因此我的脸肿的大了一圈,饭吃不好,喝水都疼,整个人被自己折磨的痛苦不已。

我经常出入在一线城市三甲医院里输液消炎,每次医生见了我总会问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咬?不会不咬吗?”

每次听到医生这样的言论,我总暗怼一句:“睡着了我自己能控制?”

后来医生给我做了一个牙套,这样可以保护牙齿不受伤害,也避免咬伤自己的肉,同时让我看看神经科,说梦里咬牙是神经问题。

但,神经科医生只让我早睡早起,放松心情压力不要紧张,我无语的很,我没心没肺紧张个毛线!

于是,我带着牙套睡了好几年,即使这样牙齿依然被自己强大的咬合力咬的剧痛,牙套也换了四五个,因为都被我咬坏了。

直到结婚以后,去甘肃丈母娘家,丈母娘了解我的情况后,带我找了一位已经77岁的老中医。

老中医住在同一个村子,老婆喊他三爷爷,祖上5代人都是中医,但到了三爷这一代,因为后来行医规范的制约,他因为年龄大精力有限,就不主动行医了,偶尔有上门求医的人他也会帮着看看。

老中医给我把了脉,脸上到处摸了摸,然后拿出针灸在我耳廓内扎了一针。

“连续扎十天就可以了。”老中医这样说道。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最多呆三天。

老中医想了想,拿出笔在扎针的地方点了一个黑点,说让家属帮忙扎也可以。

能帮我扎的只有我老婆,但我老婆愣乎愣乎的一脸懵逼。

于是乎,老中医现场教学,让我老婆在我耳朵上扎了两下,我们这才离去。

在之后的十天里,每天夜里我都在老婆的针灸下战战栗栗。效果也日渐明显。其实在针灸第六天的时候我已经停止了磨牙,直到过去了七年,也从没有磨过一次呀!

现在想想挺神奇的,十几年的咬牙问题,看过多位大夫都治不好,没想到被一针扎好了。

感叹中医的神奇,与强大!

以上就是关于问题【你遇到过你认为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吗?】的全部回答,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内容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要实行请慎重,任何后果与本站无关!

转载请注明:生活小常识 » 你遇到过你认为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吗?

喜欢 (0)